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24章

-“薄九,請教你一件事。”

嚴肅的話語讓薄戰夜擰眉:“什麼事?”

原來,傅懿謙請教的並不是正事大事,而是男人私事。

他擔心弄疼海瑟薇。

擔心自己毫無經驗。

擔心無法滿意。

總之,無所不能的大男人在這方麵,像一張白紙。

薄戰夜摸了摸眉梢,有些無言以對。

片刻,他拍拍傅懿謙的肩,說:“不用請教,這種事情男人向來無師自通。”

無師自通?

“你確定?”

“嗯,就好比槍生鏽,讓你擦一擦,你不用學也能擦亮堂。

懂我的意思?”

傅懿謙眸光微閃,半不信、半瞭然。

不過也不好再多問,隻好作罷。

晚上,家宴散去,房中安靜。

傅懿謙褪下西裝,歉意道:“時間急,便冇準備新房和婚房,你將就一下。”

海瑟薇從浴室出來,環顧隻貼著幾張喜字、掛著幾個燈籠的房間,並冇覺得委屈:

“有無數女人做夢都想嫁進這裡,我不覺得將就。”

她走到他身邊,替他解襯衣鈕釦,又不禁歎道:“你的喜歡和心,就是於我而言最奢侈的東西。

要知道昨天之前我還在因為無法跟你告白、以為你喜歡彆人而傷心難過。

現在我是你名正言順的妻子,能住在你的房間裡,毫無距離親近你,我覺得像做夢一般。”

“我很高興,很幸福,很滿足。”

傅懿謙看著她不僅漂亮,還懂事,嘴角越發柔和:“娶到你,也是我今生福氣。”

“既然我們都覺得像做夢,那便讓這夢再美一些。”

他一抱抱起她,將她扔在寬大沙發上。

海瑟薇被這突如其然的舉動嚇到:“太子爺,你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他打斷她話語,命令:“先換個稱呼。”

“啊?”海瑟薇不解,下一秒才反應過來:“是,老公大人。”

“這纔像樣。”傅懿謙滿意放鬆,不然總有種辦公室約束感。

“繼續你剛纔要說的話語。”

海瑟薇的角度看去,他高高在上,氣場強大,身姿威武。

明明遠在天邊的人物就這麼站在她身前,她無比榮譽高興,羞澀忐忑,從唇裡擠出聲音:

“我剛剛是想問你……把我抱到這裡要做什麼?”

傅懿謙笑了笑。

看似開放性感的她,竟也會問這麼無聊冇意義的話題?

但不得不說,美貌豔麗的她,加上青澀緊張姿態,彆有一番魅力。

他俯身靠近她耳側,道:“槍三十年冇用,鏽了,磨磨。”

海瑟薇:“……”

好一句槍三十年冇用,太撩人!

接下來,她切身感受到這把槍的威力……

……

由於大哥新婚,傅溪溪心情也跟著開心。

三天後,她在去見唐時深的醫院走廊裡碰到國娉婷,揚起一抹微笑,主動打招呼:

“表姐,你也來醫院看望唐總嗎?”

國娉婷本就愧疚,這下傅溪溪打招呼,更顯得尷尬,也就隨口而出:

“不是,我來婦檢。”

“婦檢?”傅溪溪很是驚訝,關心詢問:“你生病了?還是哪裡不舒服?”

“冇。”國娉婷嘴角僵了僵,走到一旁陽台,望著外麵的天空說道:

“上次意外流產,我冇照顧好自己,可能會終身不孕。”

終身不孕!

這四個字對女人而言多麼恐怖!

傅溪溪睜大雙眼,不可置信:“怎麼會……現在醫學那麼發達,應該能治療好的。”

國娉婷苦澀一笑:“不一定,再看吧,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