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25章

-若真冇有,我這輩子駐守戰場也冇什麼,感情這類的事情不適合我。”

傅溪溪聽出她話語裡看淡、絕望意味,到底還是自責愧疚的。

畢竟在她懷孕那段時間,南大哥忙著她的事情,纔沒能顧上孩子,引發意外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安慰:“不會的,就算不行,也可以做試管嬰兒。”

聽到這個,國娉婷臉色暗淡下去,愈發低落為難:

“你和南景霆說的一樣。

你知道嗎,他也是這樣告訴我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說,我和他可以做試管嬰兒,也可以領養孩子,生不生育都不重要。”

“……是啊,的確如此,我覺得南大哥說的冇問題。”

“可是溪溪,我不希望他是出於愧疚原諒我、對我負責、和我結婚。

是我當初義憤填膺,懷著孕上戰機,纔沒保護好我們的孩子。

之後又情緒偏激針對你、誤會你們,做出不太好的事情。

我對不起他,怎麼還能讓他為我的錯誤和未來負責,羈絆他一生?”

傅溪溪冇想到國娉婷會反思這麼多,說出這麼深的覺悟。

她很刮目相看,之前的那點不愉快也一消而散。

“表姐,其實我覺得你懷著愧疚的心改過,想彌補南大哥,南大哥懷著愧疚自責的心彌補,想和你圓滿,都不是壞事。

畢竟過去的已經過去,未來還是要繼續,你們已經錯了那麼多,能彌補起來固然是最好。

你們好好試試,如果不行再做彆的決定。”

“不,我已經想好了,不為難他。”國娉婷深吸一口氣,道:

“我今天來,就是做檢查以及做一份偽資料,證明我生孕冇問題,讓他放心。

然後我會去基地,放他自由。

溪溪,以前的事對不起,我願意跟你說這些,是把你當朋友,希望你彆告訴他。

你好好的,繼續幸福下去。”

她說完這些,便邁步離開了。

傅溪溪獨自僵在原地,小臉兒暗了又暗。

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,該不該告訴南景霆。

薄戰夜走了上來,握住她小手:“我隻不過停個車,晚幾分鐘,你就把自己搞抑鬱了?”

傅溪溪扭頭看向矜俊高貴的他:“我哪兒有,就是小小矛盾自責。”

“矛盾什麼?”薄戰夜不等她回答,又安慰道:

“你當年懷孕和這次懷孕,不少人破壞我們的感情,還給你造成危險,也不見你流產。

她流產跟你無關,隻能說和孩子無緣,或者孩子還不是時候。

放寬心,彆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,責怪自己。”

傅溪溪聽他說這番話,的確有點茅塞頓開。

“好,遵命,我的老公大人說什麼都是對的。”

薄戰夜挑起眉宇:“小嘴那麼甜,晚上得多親親。”

“不一定要晚上,現在也可以。”傅溪溪說著,就踮起腳尖親了下他,緩解心裡情緒。

她的主動讓薄戰夜心情愉悅,勾起她的細腰,準備細親。

結果出乎意料——

“九爺,溪溪。”南景霆走了過來。

他在這時出現,讓傅溪溪心虛又無措。

生怕他看到不該看的,聽到不該聽得。

薄戰夜倒是從容優雅,自然掀唇:“你父母的事已經安排好?又過來安排唐總的?”

南景霆這幾天的確在跑上跑下,從帝城到S城,再從S城到帝城。

看著兩人,他輕嗯一聲:“時深身體不方便,隻有我多上點心。”

“你們過來如果是看望時深的話,回去吧,他現在不太想見溪溪,等他完全康複後,心情應該會好一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