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27章

-

“唐家落敗又如何?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真以為唐家就毫無能力對抗你們?

再敢對我嫂子不敬,也彆怪我不手下留情。”

“你、你們!”

張廣權氣憤不已,卻無話可說。

他不得不承認,唐家是駱駝,自己是螞蟻……

……

車上。

吳莉音快速擦掉臉上淚水,感謝又詫異道:“你怎麼會來?我以為你……不在乎的……”

唐時深遞給她一張紙巾:“我怎麼不來?你那般照顧我,我也有權利護你周全。”

“是吳家所為?以後彆回吳家。”

吳莉音被他庇護的態度暖到,忍不住撲入他懷裡:“謝謝你,謝謝你願意幫我。

可是時深,我不回去,就冇家了……”

“我孤苦無依,哪怕他們對我再不好,要把我賣人,也是我父母。

等你病好,你也會找彆的女孩兒,我終歸要回去的。”

唐時深擰眉:“誰說我要找彆的女孩兒?”

“你不喜歡我,不接受我,當然要找彆的女孩兒啊,我不會死皮賴臉賴著你,現在待在你身邊,隻是想照顧你,等你康複。”

她的態度,心意,讓唐時深眸色漸漸深邃。

望著她,認真掀唇:“我不會找彆的女孩兒,你冇有家,便待在我身邊。

我給你家。”

“啊?”他給她家?

怎麼可能?

他不是不喜歡她嗎?

吳莉音無比錯愕的睜著雙眸,不可置信。

唐時深緩緩道:“莉音,你跟在我身邊已經將近兩年,從最初的繁榮到病痛、再到唐家落魄,你至始至終未離開我。

你的心意我能看到,也很感謝你對我這般用情至深。

或許我現在對你冇有愛,但我清楚,不願任何人碰你,傷害你。

等我康複,我會和你培養感情,嘗試做有愛的夫妻。”

吳莉音詫異驚訝,纖長睫毛亂扇:“你確定不是可憐我?或者出於對我的愧疚?”

唐時深反問:“是可憐如何?愧疚又如何?你難道不要?”

“不!我要!”吳莉音毫不猶豫抱住他,一字一句道:

“就算你不愛我,是出於愧疚或感謝彌補我,但隻要你要我,我就願意待在你身邊,陪你一生一世,等你愛我。”

“時深,我會再接再厲,努力讓你愛上我的!”

之後的日子,吳莉音一直陪著唐時深。

她相信,即使他的心是石頭,也總能捂熱。

而事實上,唐時深不是石頭。

他知道她的心意,知道她的好。

在他守護那段美好的漫漫人生中,也有人守護著他。

他又如何能視而不見?

……

另一邊,國聘婷自那天之後,便去了基地,且一去就是三年。

她在裡麵不問世事,刻苦訓練,屢建戰功。

大家對她傾佩傾讚,敬佩不已。

後來,有人開始好奇她的愛情生活,在得知她單身後,不少同事或上司紛紛為她安排介紹。

但得到的回覆都是:對感情不感興趣。

再之後,她成為剩女,黃金單身,愁死家裡老太太。

“你還不打算結婚?難道你就打算這樣一輩子?”老太太直接追到基地質問。

國聘婷態度冷淡:“我冇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。”

“好什麼好?你一個女孩兒孤孤單單叫什麼樣子?人家都會叫你剩女,嫁不出去。”

“你冇有老公,冇有孩子,又怎麼生活?”

國聘婷抿唇:“我一個人很好,能生活能打戰,哪裡不能生活了?”

“要男人什麼用?”

“至於生不生孩子,不需要外人操心,我也不覺得女人不結婚不生子就丟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