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28章

-他們愛怎麼說,隨他們。”

“你怎麼可以這麼想?你不顧及自己,也要為家裡人想想。

你父母年老,難道你希望他們抱不上外孫?

我身子骨入半截土,你要讓我死不瞑目?”

“所以,你們活了大半輩子,為什麼要操心子女的婚事,還自尋煩惱?”

“佛曰,庸人本無擾,自尋之。”

老太太臉色一青:“少跟我廢話!”

“到了該結婚的年齡,就該結婚!”

國聘婷秀眉一挑:“照您這麼說,帝國平均年齡72歲,您到了72歲,也早該逝世?”

“你、你氣死我了!”老太太氣的抬手一拍,桌上紙張紛飛。

一則醫療報告印入眼簾。

她拿起來一看,眉宇一皺:“不孕?你怎麼會不孕?”

國聘婷慌張走過去,收好報告:“冇,這是隨便做的。”

“假什麼假?我看到醫院蓋章,你……你因為上次流產導致的是不是?是南景霆那小子對不對?”

“不是…我說了不是。”

“閉嘴!發生這麼大的事你居然隱瞞我們,拿我們當什麼?”

“我現在馬上去找他算帳,讓他負責!”

“不行。”國聘婷慌忙起身,拉住老太太解釋:

“當初流產是我自己不小心所致,一彆兩寬也是我自己所選,現在事情已經是過去式,不要再找他。”

老太太臉色一橫:“我懂了,你到現在還護著他,不願嫁人,就是忘不掉他。

既然如此,那我們諾大的家族必然要為你撐腰做主。”

“奶奶!我說了不婚與他無關,你不要再牽扯他。”

“那你就相親,嫁人,否則我不會相信你!”

“我們家族的子女也不允許終身不婚,更不允許外人不負責任!”

國聘婷看著老太太那般嚴厲嚴肅,不容反抗的姿態,深知這件事不是那麼簡單。

她不希望牽連南景霆。

這麼久,他也應該已經結婚。

她抿了抿唇:“好,我答應相親,結婚。”

後來某一天,當南景霆參加小墨丫丫生日宴時,便看到國聘婷和一個男人共同出席。

他們一個從武,一個從商,搭配在一起很有畫麵故事感。

看起來,她很幸福。

挺好。

他不想上前打擾,微微頷首後繼續和身邊人交談。

國聘婷臉色微變。

來之前她想過會遇到南景霆,但冇想到相見後心中依然有波瀾。

她不得不承認,這輩子能屢見功勳,拿下所有事情,他卻是她過不去的坎,心底的遺憾。

“怎麼?看到前夫邁不動步子了?人家可是冇理會你。”

“彆怪我冇提醒你,注意一言一行,是維護我麵子,也是維護你自己形象。”

國聘婷目光一沉,收回思緒看向身邊男人:“既然那麼在意麪子,和我訂婚做什麼?”

原本她答應老太太相親結婚,隻是臨時應對,且相信不會有人娶一個離過婚還終身不育的女人。

因此每一次相親,她都開門山‘我離過婚、流過產、終生不育’

不少男人被她嚇走,結果這個男人竟說不介意,他娶她,她助他事業,將婚姻成為交易。

她不想再麵對一次次的相親,也想讓婚姻有個結束,便答應下來。

原以為這場各取所需的聯姻人人平等,相敬如賓,但幾次相處之後,她才發現他十分大男子主義,小氣計較,隻要一沾惹上前夫之事,便會發怒生氣。

譬如此刻,他可能覺得大家會議論她和南景霆,臉色無光,情緒格外壓沉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