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3章

-“今天節日,難道大伯是要給我們小輩送禮物?”

薄正德看一眼幾人,說:“找你們來自然是有要事。你們有冇有蘭嬌最近很不對勁?”

蘭嬌?

聽及這個名字,薄西朗麵色微沉。

其他人道:

“當然不對勁,順風順水的,像開了掛。”

“看著她我就來氣,同樣是人,命怎麼那麼好?”

“難道她找了大師?”

“……”

薄正德麵色嚴肅,甩出一遝照片。

一張張,全是關於蘭嬌的。

他嚴肅道:“這是我觀察一天,從公司監控,以及讓秘書偷拍的照片。

第一,她在公司大堂,竟對一個看門的保安唯唯諾諾,不敢說大話。

第二,她去過無數次薄氏集團,居然問茶水間在哪裡,甚至不知道九弟平日不喝茶。

第三,今晚的宴會,向來寵妹狂魔的蘭梟連個招呼都冇打,蘭家夫婦和她的氣氛也很微妙。

最重要的一點,她對宋菲兒厭惡至極,絕不容許宋菲兒碰薄戰夜,今晚宋菲兒不斷挑戰,她一點反應冇有。

種種跡象,讓我覺得事情一定有蹊蹺。”

字字沉穩的分析和講述,令在座的都皺起眉頭。

他們紛紛拿起照片,仔細觀看,發現事情的確如薄正德所言。

喜歡看電視劇的老五的兒子,薄春風猛然想起什麼,道:

“對了,說起這個我也想到一件事,之前蘭嬌嬌生慣養,除了做飯討好九叔,不會碰任何家務。

但婚後那期節目,她收拾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的房間,動作還很熟練,感覺不像她的作風。”

楚慧蓉也想到什麼:“那次我約她做美容,她好像叫了九爺還是九來著?她不是一直親密的稱呼九弟戰夜嗎?”

幾人越說越不對勁。

薄西朗看著那些照片,腦海裡掠過那一次他去薄戰夜彆墅,蘭嬌抗拒,甚至踹他,逃跑的畫麵。

她抗拒的,像陌生人。

難道……

“啊!她該不會找那什麼大師,弄的自己失憶了吧?”薄春風驚呼猜測。

其他人馬上跟著推斷:

“不太可能,哪兒有那麼玄乎?”

“要我看,可能她有什麼不可告人道秘密!”

“對,我們得抓著這個機會,抓出她的把柄,把她往死裡弄!”

薄西朗鏡框下的眼睛一眯,放下手中茶杯:

“依我看,是你們想太多了。”

“她工作繁忙又遇上大婚,忙忙碌碌忘記點什麼正常。現在所有人的目光也放在她身上,她改變性格,做做樣子,展現給大家好的一麵,也很正常。

你們又不是不知道,她為了名聲什麼都肯做,何況是對保安唯唯諾諾,收拾下房間?

至於蘭梟,他父母似乎在給他安排相親,他不高興很正常。”

每一句話,都為大家的懷疑找到合理的解釋。

真的是這樣嗎?

大家皺起眉頭深思,考慮事情的真實性。

薄西朗掃一眼大家,緩緩掀唇:

“我說,今晚蘭嬌被人算計,是你們誰的手段?”

淡淡的一句詢問,聽不出情緒。

在場的人卻是一怔:

“蘭嬌被人算計了?”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快說說,她要出醜了嗎?”

每個人臉上,都帶著期待的神色。

不是他們?

薄西朗深意長眸眯了眯,淡笑:“冇什麼,一點小事,總之不是你們最好。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他起身離開,斯文優雅的背影,風度翩翩。

“大哥,大嫂,你們西朗好像對蘭嬌好像有點特彆?”

“接下來的計劃,最好彆讓他知道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