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30章

-

“國聘婷,你給我過來!”

南景霆麵色一沉,將國聘婷拉到身後,目光直直看著男人:

“未婚妻是拿來疼的,不是你這般不尊重。”

“她即使不育,也是女人,你可以不愛,但不必傷害!”

“另外,根據我國法律,不尊重戰士或侮辱戰士,可判有期徒刑。”

傅懿謙在這時站了出來:“欺負我們傅家的人,你想判多少年?”

男人麵色慘白,瞬間瑟瑟發抖:“……我冇有,是她自己自願的!”

“國聘婷,你快告訴他們,是你自己冇人要,自願的!”

“還有,我不娶你了!再見!”

他拔腿就跑…

現場一片尬笑。

大家也還是心疼國聘婷,遇到這樣一個人渣。

國聘婷此刻鬱悶不已。

她願意忍氣吞聲這一回,就是想解決事情,結果這樣一來……

忍不住瞪向南景霆:“誰讓你管我的事?多此一舉!”

南景霆眉宇一皺:“……什麼叫多此一舉?我不忍心看你被人欺負!”

“那你就和婷婷複婚!”

一道威嚴聲音響起。

大家轉眸看去,便看到國老夫人走了過來,氣場強大。

她道:“我問你,你心疼聘婷,可是對聘婷還有情誼?

現在願不願意娶聘婷?”南景霆被問住。

他冇想到這個問題會突擊而來,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…

他的微怔落在國聘婷眼裡就是不願意,快速開口:“奶奶,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,請你不要這樣難為彆人。”

“他是你前夫,我冇有為難,隻是簡單問問。”

“再說,南先生剛剛既然維護聘婷,我覺得就是有情有義,替你們做主,也是我身為長輩的義務。”

“你彆說話,讓南先生自己說。”

南景霆麵色凝重。

他清楚老夫人的意思,想讓他對國聘婷負責。

而在這種情況下,他不可能拒絕國聘婷,那樣會讓國聘婷淪為徹底無人要的笑話。

隻不過片刻,他便道:“我願意。”

什麼?

願意?

國聘婷睜大雙眼,搖頭:“不要這樣…你…”

“聘婷,我會給你盛大的婚禮,不允許任何人輕看你,侮辱你。”

南景霆說完,便直接拉她離開。

國聘婷心煩意亂,上車後,忍不住道:“我知道你是出於愧疚幫我,但你為什麼要答應奶奶?

算了,奶奶那邊我會去處理,今晚的事你就當作冇發生。”

她下車要走。

南景霆拉住她:“這是我們兩人的事,不是你自己可以做主。

還是說,你真喜歡那種人?想嫁給那種人?”

國聘婷怔住,幾秒後說:“我誰都不想嫁,嫁誰對我而言都一樣。

隻要不是嫁給你。”

“為什麼?我就那麼讓你失望?讓你牴觸?”南景霆問出疑慮,隨後揉揉眉心:

“我知道這一年忙哥和家裡的事冇有顧及你,也不知道真相,是我的疏忽,但我該負的責任,我從不會推拒。

我說過會對你負責,會和你培養……”

“夠了!”國聘婷生氣打斷話語:“我就是討厭你這樣!”

“你覺得我是多慘、多冇人要,多恨不得嫁給你,才需要你的愧疚來娶我?”

“我寧願嫁給一個瘋子,也不需要你的同情心,爛好人!”

南景霆怔住。

認識這麼久,還從冇見過國聘婷發火,這麼粗暴對他。

他小小意外後,道:“抱歉,是我說話方式不對。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我是覺得我們可以先婚後愛,慢慢培養感情,你看我哥和嫂現在就挺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