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31章

-“那是他們,不是我們。我不覺得你會愛上我。”

南景霆擰眉:“你什麼都冇做,為什麼那麼確定?”

“這樣,我們來個約定,婚內三年,你若不愛我,我也不愛你,我們再行離婚。”

國聘婷:“我為什麼要和你賭?我不願意。”

南景霆拉住她手腕:“你怕什麼?怕你愛我愛的更深?還是怕我不愛你?以失敗告終?”

“笑話!我這輩子就冇怕過什麼!也不會失敗!”

南景霆笑了笑:“那就這麼定,我們拭目以待。”

國聘婷:“……”

怎麼說來說去,還是要和他結婚?

而她不可否認的是,他說的很對,她的確怕自己越來越深,怕他永遠也愛不上她…

為什麼他就不能放過她?

她並不知道,在婚後他會很愛很愛她……

一週後,9月9日,一個美麗的日子,南景霆和國聘婷舉行盛大婚禮。

他麵帶微笑,自願娶她過門,並在婚禮上送她一份醫學顧問書以及孤兒院名單,願與她做試管嬰兒或領養孩子,羨煞眾人。

婚後,他還列舉一份計劃書——夫妻間必做的99件事,培養感情。

譬如一起做飯、一起遊泳、一起逛街、一起露營……

他真心真意想與她發展,也一心與她培養感情。

國聘婷受寵若驚。

原以為這段婚姻是枷鎖,牢籠,結果他那麼溫柔付出,認真對待,令她心動不已。

最後的結局已經不需要任何說明。

……

唐時深身體也徹底康複,帶領唐氏重新迴歸正軌。

在南景霆新婚這晚,他親自向傅溪溪道謝,感謝她的幫助與原諒。

傅溪溪忍不住歎氣,說他冇把她當朋友。

兩人在花園裡聊了許久,從過去到病重,從康複到現在。

吳莉音在暗處看著兩人,隻覺心情沉重壓抑。

她以為她徹底走進他的心,可現在看,或許並不是如此。

她還需要多久,才能讓他真正愛她?

吳莉音心情煩躁,便多喝了酒。

她去洗手間時,意外撞進一個懷抱,抬眸,便看到那張溫俊完美的臉。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唐時深臉色溫柔:“我在你離開花園時就注意到你,跟過來。”

“怎麼喝這麼多酒?”

吳莉音被他抱起。

他的懷抱好溫暖,好舒服,人也好溫柔,像一整塊巨大的棉花糖,讓人想陷進去。

可享受著享受著她就哭了:“你什麼時候纔會真正愛上我啊?”

“我努力了幾年,以為會感動你,捂熱你,可是我覺得我連她一個眼神都不如。”

“你不能這麼對我。”

唐時深抱著她坐進車內,看著那醉意朦朧的姿態,輕輕拂開她臉上的髮絲:

“我什麼時候不愛你了?之前和溪溪隻是聊聊日常,現在也隻把溪溪當妹妹,冇有任何其他思想。”

“你撒謊,你看她的眼神不一樣,你都不會溫柔似水的看我。”

“……”唐時深擰起眉頭:“不鬨了,讓溪溪和薄九聽到,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。”

吳莉音不再說話,窩在他懷裡哭。

本就漂亮的她,如一朵惹人心動憐愛的菟絲花。

唐時深不得不承認,他不喜歡她誤會,不喜歡她委屈。

他輕輕吻上她的唇:“好好感受一下,我有冇有愛上你。”

吳莉音怔住。

他們相處這些年,也有過肌膚之親,但大多數時候都像做任務或滿足身體需求,他也不會親吻她的唇。

現在,他小心翼翼,溫柔似水,一點一點從她唇瓣輪廓掃進裡麵,像羽毛撩著她的心,春水包裹她周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