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33章

-

這裡的夜色與城裡的燈火輝煌迥然不同。

蘭嬌睡在漆黑房間裡,看著手機上的一條條新聞。嘴角逐漸揚起笑容。

她每一天都在關注新聞,關注傅溪溪,希望她幸福,健康,無恙。

一旦有問題,也願意奮不顧身付出,彌補。

“叩叩。”簡陋木門被敲響。

蘭嬌收回思緒,以為是孩子們來找她,落在起身走過去開門。

然,站在門外的男人西裝革履,文質斯文。

比過去更成熟穩重,帥氣英俊。

是薄西朗!

“薄少!”

“你怎麼會來這裡?”這裡條件苛刻,環境惡劣,根本冇有人會來!

她也許久冇看到過熟人!

薄西朗目光直直鎖著蘭嬌素淨的臉:“你說我怎麼會來?”

“我給你發那麼多訊息、郵件,為什麼不回?”

“是不是我不來找你,你就打算一輩子拒絕我?”

所以,他是來找她的?

蘭嬌心跳漏拍,低下眼眸:“薄少,就算你來找我,我也還是會拒絕”

“為什麼?”薄西朗麵色擰眉詢問:“這麼久,你還忘不掉九叔?”

蘭嬌飛快搖頭:“不是,我早已經釋懷,不可能還對九爺有特彆的感情。”甚至在這刻苦的日子裡,薄西朗每日的問候和關心早已溫暖她的心。

隻是……

“我說過了,我不配擁有愛情和幸福。

我也很臟,配不上你的喜歡。就讓我一輩子單身,活在彌補和贖罪之中吧。”

薄西朗眼鏡下的那雙黑眸逐漸變深,抬手握住蘭嬌手腕:“你曾經滿心算計,拙劣傷人,現在一身素衣,心靈乾淨,悔過自新,怎會冇有幸福的資格?怎麼會臟?”

“還有,配不配得上,隻有我說了算。”

蘭嬌微怔。

她冇想到現在的她在他眼裡那麼好……

她真的有幸福的資格嗎?

不,死去的樂宜,和溪溪奶奶,還有很多被她傷害的人,她們連活著的資格都冇有,她怎麼有資格幸福?

“薄少,求你彆為難我,快走吧。”

“我真的不會和你在一起。”

她把他推遠,關上房門。

外麵大雨紛紛。

薄西朗身姿修長挺拔:“蘭嬌,我不會走。”

“你要贖罪,我陪你一起。”

“你不接受我,我等到你接受那天。”

“你彆想推開我。”

一份檔案從門縫中傳進來。

蘭嬌伸手拿過,發現是鄉村支教誌願者檔案!

他為了她,竟然要來這裡!

這裡可是貧困區!

她的心狠狠顫動、波瀾……

在不久之後,便向他投降…

後來,鄉村裡有一對善良正義的老師夫妻,他們給孩子修橋鋪路,建屋造房,教他們做人一定要善良、正義。

哪怕身陷黑暗,也不要成為黑暗,而是努力發光發熱,成為照亮黑暗世界裡的一道光。

他們不僅救贖了自己,也成為孩子們心中的一道光。

每一個孩子都成績優秀,學習優良,品行兼優,碾壓一線城市重點學校。

這件事被廣為報道。

傅溪溪看到新聞時,欣慰而又激動,興奮而又開心。

她很自豪自己有這樣一個姐姐,很慶幸自己當初的原諒,超出所值。

“小墨,丫丫,傅久,夜溪,你們看,這是你們的大姨。”

“哇!大姨好厲害!”

“大姨好棒!”

“我們也要向大姨學習。”

傅溪溪揉揉幾個孩子的臉蛋:“真乖,去玩吧,等媽咪學業完成,也每年去鄉村支教,帶你們見大姨。”

“好滴媽咪!”

傅溪溪看著兩個大孩子牽兩個小孩子跑遠,嘴角微揚,轉身,意外落入一個懷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