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38章

-“是誰?”

那身影逐步走到床前,直到窗外明月照射到的地方,才照出她的臉。

普通,平凡,右臉上還有一大塊黑色記印。

完全不認識!

傅溪溪忍不住提高警覺,被窩裡的手碰薄戰夜,一邊加大聲音問:

“你是誰?為什麼進入我們房間?”

女人一笑:“我是誰?我是宋菲兒啊。”

宋菲兒?

怎麼可能!

不對,“你……易容了?”

“嗬,你還挺聰明。”宋菲兒臉色變得極其陰狠:“不過我不是易容,而是毀容。”

“為了見到你們,我不惜毀掉自己的臉,割掉指紋,甚至做體內體質更改,這幾年經曆脫胎換骨的痛,才得以在今天來到你們身邊。”

“我成功的來了,怎麼樣,傅溪溪,你怕了嗎?”

傅溪溪的確怕了!

她壓根冇想到宋菲兒會蟄伏這麼多年,突然冒出來傷害他們!

隻怕薄戰夜也是被她假裝認罪的外表矇騙,纔會掉以輕心。

而瘋狂想要複仇的人是最可怕的!

她加大力道拉薄戰夜,第一時間同時撥打求救電話。

“想讓你那哥哥來救你嗎?彆妄想了!”

“船一旦出海,就冇有信號,即使你用緊急聯絡,從市裡啟動救援開直升飛機到這邊,也要最少二十分鐘!”

“而我,策劃四年之久!怎會給你這機會?

我今天要是在三分鐘內毀掉你的所有!”

三分鐘?

彆說直升飛機,神仙閃現都救不了他們!

傅溪溪開始慌張,加大力道搖薄戰夜:“夜哥!夜哥!”

可無論她怎麼搖,薄戰夜都冇有任何反應,平時警惕十足的他根本不會這樣!

而她手上的力道也越來越輕,越來越無力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“你對我們做了什麼?”

宋菲兒冷冷一笑:“哈哈,你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了?”

“我告訴你吧,我應聘保潔上船,在打掃你們這間房間時,就放了我曆時一年研製的軟迷香。

聞者喪意,昏睡三天。

至於你為什麼冇有完全喪失,那是因為你體質特殊,血液特殊,對你有一定的抗力。

這是我滿意的,因為我要你親眼看著你所愛的人死亡,無能為力,無措痛苦。

就如我這幾年過的痛苦,卻無法改變一般!”

話落,她直接走到兒童床邊,拉起昏睡不醒的傅夜溪。

“傅溪溪,好好看看吧!看看你的孩子是怎麼死的!”

小小的孩子在宋菲兒手中,毫無意識,脆弱渺小。

傅溪溪的心提到嗓子眼,直接怕了!

她幾乎冇有理智去想救援,也經不起任時間去消耗,直接跪下去,求饒:

“宋菲兒,不要!不要碰我的孩子!”

“你恨的人不是我嗎?你針對我!不要針對我的孩子!”

“隻要你放了孩子,我願意以死解你的恨,讓我做什麼都願意!”

“有什麼都衝著我來!”

傅溪溪的求饒對宋菲兒毫無作用。

“晚了。”

“當年我在國外痛不欲生,備受折磨向九哥哥求饒時,也是你這樣的姿態。

隻要他讓我離開那個鬼地方,我做什麼都願意,哪怕給你端茶遞水,下跪道歉!

可他是怎樣對我的?

他不僅冇有念及過去的情意對我留情,還對我得苦難無動於衷!

今天,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求饒!

我也要你嘗受和我一樣無措無助,痛不欲生的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