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4章

-

“嗯,我們幾個處理就好。”

“明天開始,大家各自觀察蘭嬌,想方設法試探,總要抓出她身上的幺蛾子。”

“對,讓她下地獄。”

……

蘭溪溪在車裡和狗待了一夜。

早在很久以前,她就知道薄戰夜冷酷殘忍,手段危險。

但今天,她才真真正正體會到,他到底有多殘忍,多冷酷。

她甚至懷疑,他壓根冇有心!

她心裡發涼,全身發冷,眼皮厚重,實在承受不住,暈了過去。

“汪汪!”阿黑叫兩聲,用嘴咬過車上的薄毯蓋到她身上,推開車門跳下車,跑回彆墅。

此時不過6點30分。

薄戰夜在健身房運動,他已經做了上百個卷腹,身上汗水淋漓,布料下的肌肉起伏分明。

‘汪汪!’

阿黑跑到他身邊,大尾巴不斷搖擺,叫他跟它去看。

薄戰夜停下動作,拉過毛巾擦俊美臉龐上的汗水:“怎麼了?不是讓你守著?”

“汪汪汪!”阿黑又叫幾聲,最後,直接咬住薄戰夜的衣服,把他往外拉。

一路拉到到達地下車庫。

薄戰夜想說什麼,卻一眼看到暈倒在車上的蘭溪溪。

她小臉兒發白,身姿瘦弱,躺在那裡,如失去生命的破布娃娃。

該死,讓她反省,她倒自己先暈倒了。

他邁步過去,將她抱起,大步流星上樓。

剛到彆墅的莫南西看到這一幕,詫異道:“九爺,蘭小姐這是怎麼了?”

“不清楚,馬上跟肖子與打電話,讓他過來,另外,彆讓兩個孩子知道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

半個小時後。

薄戰夜的主臥內。

肖子與給蘭溪溪打上點滴,一臉感慨的望向薄戰夜:

“高燒39度8,就差燒成傻子。九哥,你是把她丟冰湖裡懲罰,還是把她放冰箱裡凍了一夜?居然病的這麼厲害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如果可以,他倒是想把她丟冰湖裡餵魚。

他冷冷道:“不過是讓阿黑守著她在車上待了一晚,車上還有空調,算得上懲罰?”

肖子與連連搖頭:“完全不算。阿黑隻是看起來凶,又不咬人。但九哥,你眼睛裡不是容不得沙子,她和薄西朗做了那樣的事情,你居然纔給那點懲罰?”

按照九哥的性格,應該抽筋拔骨啊。

薄戰夜深邃視線掃一眼床上的蘭溪溪,落在肖子與臉上:

“你真以為她和薄西朗有一腿?”

“啊?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不是?”

薄戰夜麵色沉了下去:

“昨晚她口口聲聲說自己被算計,看起來不像假話,薄西朗也冇那麼大的膽子,在宴會上和她做什麼。

另外,從她上樓到我們上去,時間隻有26分鐘左右,除去換衣服以及在她在更衣室耽擱的時間,和薄西朗在花園的時間,隻有十分鐘不到,你認為能做什麼?

何況,她喜歡唐時深,有唐時深那樣的男朋友,會看的上薄西朗?”

句句沉穩低沉的話語,是有條不紊的推斷。

也是他昨晚深思一整晚的結果。

其實,他早該想到的,但因為生氣,忽略太多細節。

肖子與聽完,豎起大拇指:

“牛了,其實我也覺得蘭溪溪不像那樣的人,不然當初她不會為了救小墨,跳下高樓。而且她連你都看不上,怎麼會看的上薄西朗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戰夜臉色驟冷。

肖子與意識到說錯話,連忙拍拍嘴,轉移話題:

“總之,昨晚的事情一定是有人設計,九哥你等她清醒後,好好問問情況,調查清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