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44章

-

於是乎……

眾人便不敢忤逆的,推著輪椅車,掛著藥水瓶,小心翼翼將薄戰夜帶去傅溪溪所在的病房。

一路經過的醫生、護士、病患或家屬無一不感歎——九爺剛從鬼門關回來,恢複意識,就迫不及待去看望夫人,也太恩愛!

這雙雙昏迷一個月的生命危險危機,終於有轉折!

太好了!

他們紛紛讓路,駐足,用目光表示敬意與祝福。

薄戰夜此刻冇有一絲一毫的時間關心外界如何看他,他

來到病房。

當看到傅溪溪毫無生氣的躺在那裡,臉上還戴著氧氣麵罩,眸光緊緊收緊。

空氣,似乎一下凝滯。

病房內傅懿謙卻是驚訝站起身:“薄九,你真醒了?”

“是的太子爺!九爺在五分鐘前清醒。”

“九爺能說話,一清醒就要求過來。”

醫生的回答令傅懿謙激動,走過去站到薄戰夜麵前:

“雖說讓你快點醒來喚醒溪溪,但也不是置自己於不顧。

先去全身檢查再過來。”

“不用。”薄戰夜乾唇輕啟,直接篤定。

傅懿謙知道拗不過他,隻好親自推他到床邊,細緻講述道:

“溪溪從海裡救起來後一直昏迷,醫生說身體冇有問題,但意識因那晚打擊陷入窺避狀態,因此不能舒醒。

到現在和你一樣,已經昏睡將近35天。”

薄戰夜瞳孔漆黑深降。

那晚打擊……

他很清楚那晚打擊是怎樣的情況……

他作為三十幾歲心如鋼鐵的成年男人都不能承受,何況是小小的弱女子。

他僵硬而木訥握住傅溪溪的手,低頭,深深在上麵落下一吻:

“小溪,我還活著。”

“我能恢複健康,也會儘我所能找到孩子。”

“這件事,不會就這樣結束。”

“小溪,相信我。”

深深說完,薄戰夜轉而對醫生道:“把我的病房搬到這裡,這幾日我要和我太太一起。

五天後,我要出院。”

出院?

三天前太子爺要求清醒,今天九爺又要求五天後出院!

那可是心臟手術啊!

醫生們個個為難。

傅懿謙亦是擰眉:“薄九,你身體問題不能輕視,還是應該養好再行他事。

如果你有萬一,溪溪醒來我如何交待?”

薄戰夜:“如果小溪醒來,發現孩子不在,我又如何交待?如何讓她麵對?”

“隻有我和孩子都在,都健康,小溪纔有清醒過來的動力。”

“可是我已經派出十個部隊,就連子揚子俊此刻也在一線隨時親自尋找,還是一無所蹤,你一個病人去了又如何?”

“你,給我聽話!好好留在病房!”

傅懿謙聲音擲地有聲,帶著不容抗拒的命令。

現場無人敢反駁。

然,薄戰夜卻堅定不移:“既然派出那麼多人冇有找到,就說明孩子冇死在海域裡。

那個女人的目的估計也不是那麼單純,必然留有後手。

她一個人也辦不到那麼改頭換麵、偷潛回國之事。

所以,孩子還在彆的地方,我必須親自去揭開這層麵紗!

我倒要看看,是誰敢算計我薄戰夜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