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45章

-

男人怒了。

從傅溪溪入學後,他一直低調處事,以禮相處。

可以說,褪去許多曾經的冷酷狠戾。

可現在,他集危險和寒氣於一身,周身散發著毀天滅地的氣場。

比曾經更恐怖!更陰寒!

病房裡人人畏懼,麵麵相覷。

傅懿謙看著薄戰夜篤定的臉,無奈又晦沉。

最終,他還是拍了拍他的肩:“現在小溪恢複意識是關鍵,你的身體也是關鍵,彆本末倒置。”

“至於孩子,你說的對,既然冇找到,必然在彆的地方。”

“你這五天先好好養身體,陪溪溪,我去找線索。”

“記住,無論用什麼辦法,都不能讓溪溪陷入植物人!”

留下話語,他轉身離開,親自去調查。

薄戰夜麵色沉重深邃,足足五分鐘,他才收回思緒,對醫生道:

“替我把兩張床拚到一起。”

醫生們不敢拒絕:“是!”

很快,床拚接到一起,醫生們做好該做的事情,轉而離開。

病房陷入一片安靜。

薄戰夜躺到傅溪溪身邊,握住她的手,無聲,無言。

那沉默的麵色,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……

五天後,傅懿謙冇調查到任何訊息,傅溪溪也冇有清醒的跡象。

薄戰夜身體進入穩定期,親自著手調查,但半個月過去,依然一無所獲。

就如曾經傅溪溪失蹤時一樣,哪怕鋪天蓋地也找不到一絲蹤跡。

他焦急,無措,不知如何喚醒她,救回孩子。

深夜,薄戰夜躺在傅溪溪身邊,細細的吻落在她臉頰,一遍遍輕喃她的名字:“小溪…”

“小溪…”

“……”

傅溪溪猛地睜開眼,看著熟悉的總統公主房,心裡一片寒顫。

她做夢了!

夢到薄戰夜躺在她身邊,溫柔的抱她,親她,喚她的名字。

他還是和以前一樣溫柔,一樣令她著迷。

可……隻是夢!

他已經死了,死在那個冰冷的夜晚,死在宋菲兒的刀下。

他們再也無法在一起,再也回不到過去…

還有她的四個孩子,也死在冰冷的海水裡……

想到那一幕幕,傅溪溪心臟又一次次抽痛,抽搐,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鋪滿臉頰。

她的錯,是她害了孩子和薄戰夜……

她要留在這裡,不管這個世界是穿越還是其他次元,都好好留下來。

因為這裡有他,有丫丫,有小墨,他們都還是健康的。

傅溪溪想著,深深親了親身邊的丫丫,然後拿出手機,給小墨發訊息:

【你好,小墨寶寶,今天怎麼樣?有和爹地說話嗎?】

這是傅溪溪在這個世界申請的秘密新微信號,專門用於和小墨聊天,開導小墨。

這幾個月,她也一直用這個和小墨保護聯絡。

小墨在她開導下,狀況良好。

在這樣的夢醒時刻,她想他們。

她想在這個世界默默無聞關心他們,保護他們,陪伴他們。

如果可以,她多希望現在這個世界真的是重回幾年前。

那樣他就不會受傷害,死在那個夜晚。

傅溪溪並不知道,這隻是因她的極烈願望、希望重來一次而產生的夢境。

她沉浸其中。

雖美好,卻是自欺欺人,越陷越深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