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53章

-

薄戰夜就那麼陪著傅溪溪,在她耳邊訴說著一件件事情,一句句情話。

她所有的事情也是他親自處理,包括醫療檢查、換衣擦洗。

他也精心研究催眠,從入門到瞭解,熟悉到精通,每天每夜都在她身上實踐。

日複一日,月複一月。

他的所作所為打動所有知情人。

然而,傅溪溪還是冇有醒。

從一開始滿懷期待、希望的傅家,逐漸變得失望、麻木、心疼。

心疼薄戰夜。

又過了半年後……

“小夜,你還是放下吧。”

“溪溪昏迷半年之久,我們都知道……她……她可能醒不過來了。”

“你愛溪溪是好事,我們很感謝,可……我們也心疼你。”

“你該有自己的生活,自己的人生。”

“是時候放棄了。”

就連傅懿謙也道:“薄九,之後的醫療交給醫護吧,讓伊蘭小姐回去。”

伊蘭說:“我很敬佩九爺的專情,但一般而言,昏迷這麼久,都不太可能舒醒。”

“放下吧。”

薄戰夜眉目緊擰,鄭重嚴肅:“小溪是我妻子,無論她健康或疾病,都不離不棄,是我娶她時許下的諾言。

我會做到,也是理所當然的本分,談不上放下,也不用心疼。”

所有人:“……”

那隻是一種形式,一種禮儀上的宣言,他竟然那麼當真……

這一刻,大家才明白,彆人隻是說說,他是真說,真做。

……

薄戰夜回到醫療室,昂藏修長的身姿在黑夜裡孤寂陰沉,氣息壓抑。

像一尊石像,像一座黑夜裡的高山。

“咳!”低沉的咳嗽聲響起。

伊蘭走進房間,遞上一杯溫開水和藥:“薄九爺愛妻子的同時,彆忘記愛惜自己的身體。”

薄戰夜回神,挑眉看向伊蘭:“你過來道彆的?”

“也罷,現在我已經掌握方法,你留在這裡無用,走吧。”

“當然,出去後什麼該說,什麼不該說,希望你自由分寸。”

伊蘭說:“我不走。”

“我想好了,薄九爺你這麼努力,是我難得可見的佩服對象,我決定留在帝國,和你共同深.入探討催眠之事。”

“至於薄太太醒不醒來,我想,交給時間和上天吧,也許說不定上天也像我一樣,被你感動,讓薄太太醒了呢?”

薄戰夜眸色詫異,隨後,他道:“你確定?”

“嗯,兩個人更有能力,而且,薄太太需要你,你,現在的身體需要我。”

伊蘭說完這句,便對薄戰夜進行催眠。

薄戰夜始料未及,之後毫無防備的在伊蘭的催眠下進入睡眠。

他睡過去後,伊蘭替他蓋上被子,走出房間,對外麵蘭嬌道:

“九爺已經沉睡,放心,以後我會保證九爺每天足夠睡眠。”

蘭嬌鬆下一口氣。

這些日子,薄戰夜都在操心傅溪溪,很少安心睡眠。

她不忍心,不希望他忽視自己的健康,所以拜托伊蘭。

隻是,伊蘭願意留下來是她冇想到的。

她道:“伊蘭小姐,謝謝你願意留下幫忙,隻是有句話我想好心提醒你——不要愛上九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