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55章

-

孩子?

孩子不是下落不明?或者已經死了嗎?

他怎麼去找孩子?

難道……他的意思是去天堂和孩子團聚?

伊蘭被這個想法震驚。

她拚命想看清現在的狀況,想拉住薄戰夜,可水中一片混亂,水泡不斷升騰,根本睜不開眼睛。

直到一會兒過後,水中不再那麼淩亂,她纔看到——薄戰夜高大的身軀朝深處墜去!

並且他身體經過的地方,還有絲絲淺淺的紅色血液!

薄戰夜!

……

“薄戰夜。”

“薄戰夜。”

一聲聲聲音響起,薄戰夜猛然睜開眼睛,就看到站在床前的人——

膚色蠟黃,齊肩短髮,素布黑衣。

即使五官外貌完全陌生,但依舊有股強大直覺,她是宋菲兒!

“宋菲兒,你果然還活著。”

女人一驚:“我變成這般模樣,你還認得出我?”

“九哥哥你……”

“對傷害我妻兒的人,自然化成灰也認得!”

一句冷情話語,將宋菲兒的癡心妄想打入地獄。

她忽而哈哈大笑:“是我傻,是我多想,我還妄想你對我還有一點點情意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們之間也冇有什麼可說的,我這就送九哥哥一份大禮,彌補當時的疏漏”

隨著話,她拿出一根針劑,那裡麵隻是一小針管藥劑,但不用想,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薄戰夜擰眉,想掙紮,卻發現自己身上無力:“你對我做了什麼?現在又想做什麼?”

宋菲兒微微一笑:“當然是和當年一樣的軟骨粉,不過九哥哥放心,這次我不要你的命。”

“我隻會讓你陷入長時間昏迷,然後把傅溪溪帶過來,讓她被男人糟蹋,而你,隻能聽著,看著,卻無濟於事。

就像當時你明明有意識,卻隻能親耳聽著自己的妻兒落難一般。”

“哦,還有,九哥哥你昏迷後,我也可以對你做任何事,得到你。

怎麼樣?想想是不是很刺激?很痛不欲生?”

薄戰夜額頭青筋突出:“你癡心妄想!我不會讓你碰小溪!更不會允許你碰我!”

“是麼?”宋菲兒輕輕挑眉,將尖銳的針推進薄戰夜體內:“我們現在就可以試試看。”

她解開他的白襯衣衣釦。

薄戰夜眉宇間滿是牴觸,全身無力、意識開始渙散:

“是我小瞧了你,走到這一步算是為我的疏忽付出代價。”

“但在這一切發生之前,我想知道孩子們下落,他們是否還活著?”

宋菲兒細小粗糙的手撫過他胸膛:“到這一刻,我也不怕告訴你,孩子們還活著,而且活的很幸福。

隻不過……他們忘了親生父母,叫著那個幫忙害他們父母的仇人為母親罷了……

我想,認賊作母,這是對你們最大的心理侮辱吧?”

薄戰夜大拳緊握:“……”

這個女人好狠的心!

不過孩子們還活著,就是最大的幸事。

‘卡茲……’這時,皮帶被女人解開。

薄戰夜劍眉一擰,眸色倏地變深。

下一秒,他大手一抬,握住宋菲兒的手,將她猛地往床上一甩。

“啊!”宋菲兒臉色一白,猝不及防,還未反應過來就被薄戰夜挾製雙手。

她不可置信:“你……你怎麼會?”

薄戰夜冷冷道:“你真以為我上了你的當?中了藥?”

“我不過是配合你的演出,成功見到你,套出孩子下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