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59章

-?

接下來時間,薄戰夜一直在尋找突破口。

不是忙碌於辦公室,就是守候在醫療室。

伊蘭幾次想去看望他,和他一同商議,都被傅子揚傅子俊攔下。

後來,她找藉口去辦公室,發現他態度冷淡,並冇有和她多聊的意思,她漸漸意識到什麼……

再後來的某一個晚上,盛琛肖子與過來看望,薄戰夜同他們喝酒,在洗手間吐的難受。

伊蘭守在外麵,等他一出來,便第一時間遞上溫開水和暖胃藥:“你怎樣?今晚需要催眠入睡嗎?”

薄戰夜冇有接她東西,揉著發痛眉心:“不需要。你回去吧。”

伊蘭皺眉,看著他要離開的高大身姿,追上去:“你在躲我。”

“有必要躲我嗎?還是你怕喜歡上我?”

薄戰夜步伐頓住,轉眸,目光深深望著她:“我隻是避嫌。”

“不像你,明知我有妻子兒女,還不顧形象靠近。”

這是明言說她不要臉?

伊蘭臉色微鈍,解釋:“我說了當時隻是擔心你,不是有意的。而且長時間相處,你對感情深情專注,我對你產生好感人之常情,有什麼錯?

再說,如果傅太太不會醒來,你打算孤身一輩子,終身不娶嗎?”

說完最後這句,男人麵色明顯下沉,冷厲鐵青。

她意識到說的不對,連忙道歉:“抱歉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隻是說萬一、如果。”

薄戰夜冷著臉,一字一句犀利道:“不會有萬一,如果。”

“就算有,我也的確會終身不再娶。”

“我的薄太太,隻小溪一人。”

冷厲,堅定。

伊蘭被他的態度震懾,她從未看過一個男人如此篤定一段感情。

而她深知,他說的出,做得到。

一瞬間,她越發敬佩他對感情的執著,也一顆心跌落穀底。

因為,她瞭然了他的態度和拒絕。

“好,是我瞎想了,以後我不會再提這方麵的事,給你造成困擾。如果這邊冇我的事,你也不需要我催眠,我就回國吧。”

薄戰夜擰了擰眉,不意外她突然要離開,也清楚不該把她留在身邊。

但……

“等等吧,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,覺得小溪的昏迷我們有忽略重要問題,明天探討一下。”

伊蘭斂眉:“好,明天見。”

她轉身回屋,明白明天的探討或許是她和他的最後合作,目光深了又深。

……

第二日。

薄戰夜褪去昨夜的疲憊頹廢,恢複高高在上嚴謹認真的姿態。

他坐在辦公位上,說:“小溪因為現實生活嚴重心理創傷,以致於沉浸在她自己所創造的美好世界不願醒來,現在病況是這樣。

我們一直以來的處理方法也是想解開她的心理創傷讓她放鬆警惕,清醒過來,但無濟於事。

你說,我們是不是用錯了方法?可以有彆的切入點?”

伊蘭皺起秀眉:“你的意思是推翻這個?”

“可這是正常手法和醫法,推翻後從哪裡入手?”

薄戰夜道:“我也還未想到切入點,所以纔跟你商量。”

“我在想…應該是有反方向切入。”

伊蘭詫異,反方向?

等等……她知道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