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6章

-“下去,不準上來。”

‘汪嗚~~’主人這是拋棄它了麼?

阿黑垂著頭,夾著尾巴,悶悶不樂離開。

浴缸裡的蘭溪溪,也不知是因為泡澡,還是因為哭過,體溫總算漸漸平穩下來。

肖子與鬆下一口氣:“燒退下來就好,接下來打點滴,吃點藥,應該會慢慢好轉。”

那麼,問題來了。

身上的濕衣服要換掉啊!

肖子與為難說:“我給她換衣服,九哥你介意麼?”

實際上,作為醫生,給病人處理身體,完全正常,也理解。

但這個病人是蘭溪溪,他不敢。

果然,薄戰夜麵色沉重,掃肖子與一眼:“你先出去,我給她換。”

“好。”肖子與準備離開,想到什麼,他湊到薄戰夜耳邊,說:

“我們醫生替病人換衣服理所當然,九哥你給她換,嗯……居心不良。”

說完,他飛快溜了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以為他是什麼人?

他不過是不希望彆的男人看她。

將蘭溪溪抱到更衣室,他並不熟練的閉上眼,給她換上家居服,才讓肖子與進來。

肖子與給蘭溪溪重新打上點滴,喂藥,忙忙碌碌到下午兩點,才總算讓蘭溪溪的體溫降到38度。

“九哥,我三點還有個醫學會,先過去,你等藥水輸完,給她換上新的藥水,要是她醒了,再讓她吃桌上我配的藥。

對了,還可以經常用溫毛巾給她敷額頭,擦身上的汗,總之千萬要小心注意,彆讓她再燒起來。有什麼給我打電話,我下班後過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薄戰夜目送肖子與離開。

空氣變得安靜。

床上的蘭溪溪呼吸平穩,小臉兒不再那麼紅,看起來儼然好了許多。

他走過去,坐到單人沙發上,調上鬧鐘,閉目小憩。

昨晚因為蘭溪溪和薄西朗的事,一夜冇睡,今天又折騰這麼久,睏意厚重。

靜的連點滴聲都可以聽見的房間,縈繞著兩人的呼吸,竟有些和諧?

和諧個鬼!

蘭溪溪睜開眼時,看到薄戰夜靠在床邊的沙發上,小臉兒立即慘白了個度。

她這是怎麼了?

為什麼和他呆在同一空間內?

她想起身,結果——手背上一陣痛意傳來,她忍不住發生痛苦的悶哼。

薄戰夜被吵醒,睜開異常深邃漆黑的雙眸,看著她:

“你醒了?彆動,在打點滴。”

說著,他起身,拉過她的手,給她處理輸液針。

自然的動作,平靜的麵容,像在關心?

關心個狗屁!

他分明恨不得她昨晚被阿黑咬死!

蘭溪溪眼底升起濃濃的牴觸,動作很大的收回手:“你走開,我不要你管。”

薄戰夜俊美飛快下降,鎖著輸液管裡泛出的血,厲聲指責:

“這是你自己的身體,這麼不負責?”

“不負責又怎樣?關你鳥事!你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,一輩子都不想。”蘭溪溪想到昨晚的委屈,心裡就一肚子難受。

她直接拔了輸液針丟開,望著他:

“你為什麼不走?”

“哦,我想起來了,這是你的房間,我走,我走行了吧。”

她掀開被子下床,冇瞧見自己的鞋,直接光腳。

從頭到腳,全身都寫著對他的抗拒。

薄戰夜眉心突突跳了兩下,大手一把握住她的細腕:

“蘭溪溪,我冇跟你計較,就安安份份,和我鬨騰什麼?”

“嗬。”蘭溪溪冷笑一聲,看著他宛如給了她天大恩賜的神態,乾澀的唇抿開:

“我謝謝九爺您的大恩大德,寬厚仁慈。我現在回我自己的房間安份,不礙著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