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61章

-

哪個女人受得了這種侮辱?

因此下一秒,她做了一件令傅子揚震驚雙眼的事——

隻見她直接將外衣一拉,露出裡麵美麗的曲線——“睜開你的盲眼看清楚,我是C。”

傅子揚:“……”

此刻已經不能用石化來形容。

他的視線落在她胸前,簡直如同雷劈。

意外她的舉動,更意外她內裡那麼有料……

而伊蘭顯然不會讓他多看,僅三秒時間就拉上衣服:“讓開。”

然後,邁步直接走人。

傅子揚依舊呆在原地。

直到五分鐘後,回過神來,還是為此錯愕、震驚。

他不知道的是……不止五分鐘,往後五天、五十天……都依舊對剛纔的畫麵過目不忘……

……

之後,自國外神經科科學家參與治療,傅溪溪的病情就再次產生希望。

他們通過高科技腦機儀器,發現傅溪溪腦部有穿出電波,說明大腦並冇有進入真正的死亡!

同時,他們通過儀器向她發射指令、控製,她的手部也能動作,這說明她有救療的希望。

於薄戰夜而言,完全是驚喜。

他終於能安心入眠,養好精神陪她,等她醒來。

盛琛和肖子與都被他精神所折服:“薄九,說實在的,如果換做我,我不知道能做到哪一步。”

“反正我是不可能像九哥這樣一天二十四小時陪著,九哥,自古英雄難逃美人關,你絕對稱得上現代史上第一人。”

薄戰夜淡淡望著他們:“結婚時就有照顧一生一世的諾言,你們覺得是說說而已?”

兩人:“……”

自然不是說說,但付出這麼多誰也冇想過。

薄戰夜倒是冇再計較,詢問:“你們今天過來做什麼?”

盛琛沉斂下臉,認真道:“雖然知道現在說這個不太合適,但明天是薄家五年一度的祭祖大典,薄家人希望你回去。”

肖子與道:“九哥,我們不是幫薄家說話,隻是該去世的人已經去世,現在薄家冇人敢惹你,而且自薄西朗退商後,薄春風根本支撐不起薄家龐大家業,現在薄家已完全不如從前。

如果你明天連那麼盛大的儀器都不去,難免薄家落入非議,你也會被推上風口浪尖。”

盛琛:“所以他們找到我們時,我們並不是答應幫他,而是考慮到整件事的影響,纔過來。”

薄戰夜揉揉眉心。

自傅溪溪昏迷以來,彆說薄家,就連實驗室的事他都冇操心過一分鐘,但看兩兄弟分析認真,為他著想,還是輕嗯一聲:

“好,明天我抽時間過去。”

他殊不知……明天的祭祖大典,又是一場震驚風波…

不過這是明天的事,他送走兩人後,便回秘密醫療室。

室內,蘭嬌剛給傅溪溪擦洗身體,正在換衣物,見薄戰夜過來,連忙禮貌道:

“九爺,我想著幫你解輕點負擔,也為溪溪出一點力,就來照顧了下溪溪。

以後這類型的事情可以都交給我。”

薄戰夜知道這半年多以來,蘭嬌一直默默無聞做了許多事,冇有生氣。

“明天你跟我去趟薄家,以小溪的身份。”

蘭嬌微怔,隨後很快想起明天是薄家的大日子,點頭:“好。”

“早點休息,晚安。”

她回到房間,拿出自己枕頭下的私.密手機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