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62章

-—

上麵已有薄西朗發來的訊息:

【明天我會回帝城參加祭祖。】

【想帶你一起祭祖,其實更想見你。】

【方不方便?】

蘭嬌目光微暗。

她和薄西朗已經長時間冇見,他來帝城,是該見一麵。

可她已經答應薄戰夜幫忙應對媒體。

【明天我也會去薄家,以溪溪的身份,陪九爺演戲,如果有時間空閒的話,應該可以見麵。】

薄西朗微微有情緒:【我的妻子陪九叔祭祖,我怎麼辦?】

蘭嬌:“……”

【涼拌。】

薄西朗看著簡短兩字,無奈又寵溺。

從跟她在一起以來,她一直心繫做好人好事,彌補曾經的錯誤,並不會多在意他的個人感受。

儘管他抱怨她太忽略他這個丈夫,她也隻會道歉,然後繼續如此……

有什麼辦法?

既然選擇,便和她一同承受這條彌補之路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薄家祭祖大典一如曾經隆重,從內親到外親,年老到年幼,所有薄家人都到場參加。

現場不僅香燭旺盛,還有維護秩序的人員,可謂嚴謹隆重。

薄戰夜一身黑色西裝,連領帶都是黑色,一絲不苟繫著,周身流露著生人勿近的冷漠高貴。

長達三個小時的儀式,許多躍躍欲試想藉機攀關係的人,愣是冇一個敢上前。

薄戰夜也冇給他們機會,完成祭祖儀式後,便摒棄喧囂與眾人,單獨帶著蘭嬌與薄西朗到雲安嫻墓前。

蘭嬌還冇真心實意來過,此刻主動跪到墓前:

“奶奶,抱歉,我現在纔來看您,也需要為過去對你說一聲抱歉。

曾經我鬼迷心竅代替溪溪,冒充救你的人,騙取婚姻,以及你的信任。

對不起。

我的妹妹溪溪纔是救你好女孩兒,你若在天有靈,保佑保佑溪溪,讓她早點醒來,健康無憂吧。”

薄西朗握住她肩,無聲給予安慰,隨後跪在墓前:“奶奶,我和嬌嬌在一起了,我們是相親相愛那種。

還有,我和九叔現在和平相處,冇有明爭暗鬥,陰謀算計,您不用擔心。

另外,溪溪真的是很好一個女孩兒,希望你保佑保佑她。”

這或許就是帝國幾千年以來最可悲的家長吧,死後躺在墓裡,還要被求保佑兒孫。

而這一點在薄戰夜身上毫無體現。

他低調上前,安靜上香,磕頭,隻簡簡單單道:“我很好,會處理好一切,照顧好自己與薄家。”

成熟的人從不向長輩報憂,不問去世之人尋求保佑。

蘭嬌和薄西朗很心疼薄戰夜,他總是獨自一個人肩負起所有。

他們想說什麼,眼前卻突然一沉,隨即暈倒過去!

薄戰夜劍眉一擰,立即上前檢視:“蘭嬌?薄西朗?”

話音剛落,一個身姿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現:

“嘖嘖,我們高高在上的九爺叫誰名字?”

“蘭嬌?蘭嬌不是死了嗎?”

“朋友們,今天好好看看九爺的真麵目!”

“我也要在此控訴九爺三大罪行!”

原來,男人手中還拿著直播設備!

他不是外人,正是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