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66章

-…

自傅懿謙薄戰夜被帶走後,記者們很快又將矛頭指向國雅琴兩人。

“請問您們對傅懿謙所犯之事是否知情?”

“現當下有什麼想法和措施?”

“是否會對他們依法處理?”

麵對一個個問題,他們本來有權保持沉默,也可以撇清關係。

這也是傅懿謙進去前所囑咐的。

而此刻,父親母親卻道:“我們對此知情。”

“我相信如果我們說不知情,大家會相信,但作為最高執法人,我們有義務以身作則,給大家一個毫無保留的交代。

作為父母,我們也有義務和孩子們站在統一戰線。”

“是的,我們的確知道懿謙赦免嬌嬌死刑一事。”

話音落下,現場記者嘩然。

他們詫異於傅家居然全員知法犯法,更震驚於兩人的膽量。

接下來,兩人又一一說出實情:“這件事另有隱情和原因,懿謙對蘭嬌並不是赦免。

他在蘭嬌判處死刑那段時間,調查到蘭嬌與溪溪是我們親生女兒,他的親妹,或許是有動容之心,可真正讓他免除蘭嬌死刑的原因,是……

溪溪血型特殊,比你們所知的熊貓血還要特異上幾倍,全國目前幾乎僅她們兩例。

也就是說,溪溪若有事需要捐血,蘭嬌是唯一輸血人。

因此,對於深度喜歡深愛溪溪的懿謙來說,他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妹妹有所危險,便秘密將蘭嬌赦免死刑。”

“之前宋濤江先生隻說住持承認蘭嬌在寺廟,但他冇告訴你們彆的重要原因。

那就是蘭嬌赦免過後,一直被關在普陀秘院囚禁修行,期間一直帶手銬腳銬,她並不是赦免,而是換一種方式贖罪。”

“之後蘭嬌能出現在我們身邊,也全是贖罪,彌補溪溪,好幾次都是因為她,溪溪才撿回一條命。

而她,從未獲得人生自由。”

“我認為懿謙所做之事雖有些過錯,但情有可原,且讓蘭嬌發揮更大的價值,遠比死刑來的有意義。”

“而一些人連解釋機會都不給予懿謙和戰夜,到現在也不讓他們發聲,其心思在打什麼主意,我想不用點明。”

“接下來,我們會自動停職在家,接受全國人民監督和檢驗。”

一番話語鏗鏘有力。

不僅扭轉大家對這件事的認可!還主動軟禁在家,免去被有心之人帶去監獄的危險。

傅家算暫時安全。

莫南西連同盛琛幾人也乘勝追擊,啟動一級公關,將蘭嬌所做之事全部曝光。

#蘭嬌為溪溪捐血捐腎爆#

#蘭嬌拚死纏住薄厲霄救下九爺爆#

#蘭嬌是鄉村最美老師爆#

#蘭嬌洗心革麵重新做人爆#

“……”

一條條新聞,完全改變大家對蘭嬌的看法,認識不一樣的蘭嬌。

不僅不生氣,更多的是震撼,蘭嬌竟能變的那麼好,那麼無私奉獻。

於是乎,很快又有新聞登上熱搜:

#蘭家畸形教育火#

#蘭家偷梁換柱熱#

#傅子揚傅子俊不願認親#

#蘭嬌毀在蘭家#

#蘭嬌也可憐#

#孩子走失在外犯錯,認領回家後教重新做人冇錯!#

#釋放太子爺!釋放九爺!#

這一夜,新聞幾經扭轉。

到早上,已經有無數粉絲拉橫幅守住拘留所外,強烈抗議。

可他們殊不知,薄戰夜和傅懿謙這一刻早已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