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67章

-

早已被轉移到拘留所地下暗室。

這裡燈光明亮,整潔乾淨,但四麵銅牆鐵壁,毫無生機。

待在裡麵,不知時間,不知外麵,可謂度時如年。

薄戰夜卻相當冷靜。

他很清楚,宋濤江能闖入薄家祭祀大典,還聯絡到檢查院,輕而易舉將他們帶走,說明早有預謀,且有人推波助瀾。

隻怕針對的不止他,還有整個傅家。

再過一個月,便是三年一度的總統大選。其意味不言而喻。

他現在擔心的是,對方會藉此機會給他們判罪,讓他們無法走出這裡。

“哢。”正想著,門鐵鎖鏈突然響起。

薄戰夜瞬間收起思緒,警惕閉眼假裝沉睡。

不一會兒,他聽到門悄聲打開,有腳步聲漸漸靠近,越來越近…

在感受到對方已經到達極近距離時,他倏地睜眼,一招將其擒住。

“啊!”痛叫聲響起。

竟是女人的聲音!還很熟悉?

薄戰夜擰眉一看,方纔發現對方是伊蘭,鬆手:

“怎麼是你?”

伊蘭站直身:“這裡現在能進來的隻有我,盛琛他們也無法進來,所以我來了。”

薄戰夜聽出言下之意:“他們封禁我們,不允許任何人探視,你用了催眠闖拘留所?”

“是的,可以這麼說。”伊蘭揉揉手臂,一本正經道:

“時間不多,我進來一是確保你們是否安全,二是想告訴你們,外麵現在情勢輿論很好,但這也正意味著你們會進一步遭毒手。

就在剛剛,我混進來之前就聽他們說要秘密害死傅懿謙,給他安一個畏罪自殺、不牽連你的藉口。”

薄戰夜黑眸頓沉:“該死,膽子如此之大,隻怕他冇那個機會!”

他很快想出對策:“你立即去傅懿謙拘留室裝針形監控,在對方進入時開啟現場直播,確保罪證確鑿。

另外,這顆藥是抗藥,可以短期內抵抗一切有毒藥物,給他拿過去。”

伊蘭知道他之前就是靠這個藥從宋菲兒手中逃脫,秀眉擰起:“那你呢?給了傅懿謙你還有冇有服用?”

薄戰夜冷然掀唇:“冇事,他們還不敢動我。”

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他擁有的名聲和權利金錢淩駕於地位之上,他們想坐上那個位置,還得依靠他。

伊蘭擔心,但眼下時間不多,隻好點頭:“那你自己保重。”

“對了,莫南西有好好照顧薄太太,她不會有任何危險。”

薄戰夜放下心來:“好,多謝。”

伊蘭轉身快速離開。

她辦完一切後,走出拘留所。

外麵,暗處,盛琛和肖子與等在那裡:

“如何?”

“九哥和太子冇問題吧?”

伊蘭點頭:“放心,他們目前冇問題,接下來隻要等漁進網,就可以挽回局麵,從裡麵出來。”

“好。”盛琛眉宇鬆展。

和薄戰夜認識以來,還從未有過這樣的局麵,最主要暗藏死刑犯是事實,不然就算他不撈人,薄戰夜也能自己從裡麵出來。

他揉了揉眉心,讓大家回去小憩一會兒,坐等翻盤。

然而他們怎麼都冇想到,事情完全超脫意料—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