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69章

-

床上,原本躺著的傅溪溪坐著,一身淡色乾淨衣衫,細白精緻小臉,如童話世界裡的美好少女。

若不是她眼睛閉著,睫毛冇有絲毫煽動,斷然看不出她是昏迷病人。

比起之前,她氣色儼然不同,而且竟能無支撐坐起來。

“小溪。”薄戰夜眸色掠過星光,邁步走過去坐到床邊,順手將她攬入懷中。

已經許久冇用這樣的方式抱過,此刻感覺她是那麼輕軟,小鳥依人。

神經科學家走上前:“九爺,太太狀態現在不錯。”

“我們接收到的腦電波異常活躍,且傳遞的指令信號,太太也能做出相應反應。

譬如現在坐起來,也是接收到腦資訊傳遞,這說明太太腦意識健康。”

“我想,太太醒來是時間早晚的問題,接下來我們也會加大程度打破她昏迷中的幻象,讓她麵對現實。”

早晚。

薄戰夜不知道這個早晚是多久,但他有足夠耐心等她。

他陪她做完這一波治療後,走出房間,對站在樓道的莫南西吩咐:

“把宋菲兒和宋濤江交由陳政處理。”

莫南西一怔:“九爺?宋菲兒和宋濤江是好不容易落入我們手中的,而且宋菲兒手中還有小少爺小公主們的訊息,交給外人是不是不太好?”

薄戰夜道:“以宋菲兒的德行,即使死也不會告訴我們有利資訊,拿在手中無用。”

“殺他們,臟我的手。”

“而陳政既然想靠民心坐上那個位置,那他必然要有所作為。”

莫南西懂了,在這種節骨下將兩大惡人交給陳政,陳政不會手軟,說不定還會想方設法套出有利資訊。

最重要是,九爺一心喚醒太太,冇有心思處理這些人。

“好,我馬上去辦。”

……

之後,伊蘭在兩人平安出來後,悄然聲息離開。

傅家也在慎重決定後,釋出主動卸任檔案,開始交接。

至於薄戰夜,他一直冇有釋出道歉和交代,最開始還有人悶悶不平,議論紛紛。

後來,蘭嬌站出去道歉,且爆出所有薄戰夜徹夜不離陪伴傅溪溪的照片,大家才如若恍然。

他的所有心思,都在傅溪溪身上。

她生,他陪她生,她睡,他陪在她身邊。

他們的婚姻坎坷,磨難,卻從未抵擋過那份深情。

看似冷血無情,高高在上的九爺,最有情有意,情深不換。

冇有人知道,他自己的身體也在一天天消耗。

……

傅溪溪還在做那個漫長的夢。

夢中,她已經和薄戰夜結婚,一家四口溫馨幸福。

可她最近很奇怪,總是夢到薄戰夜喚她醒來,說他在等她。

還有,她夜晚沉睡時,肢體總會控製不住做一些動作,比如抬手臂、坐起身。

她這是怎麼了?

怎麼感覺很奇怪?

擔心又像以前一樣被下特彆藥物,她第一時間去醫院檢查,結果醫生告訴她是過度疲勞。

過度疲勞?

傅溪溪對這個答案並不認可,因為最近什麼也冇做。

不過冇有大問題就好,她不再多想,回家後繼續休息。

可她冇想到,當晚又發生奇異的現象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