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70章

-

深夜,傅溪溪睡得正香,一隻溫暖大手落在她臉上。

撫過她的麵頰,又順著鼻梁輕輕往下,落在鼻尖。

酥酥的,癢癢的,很溫柔。

緊接著,她又感覺到他把她擁入懷中,溫熱的濕意落在她額頭、眉間、鼻間……

一個又一個吻,如春風,如細雨。

傅溪溪以為是薄戰夜,下意識嘴角揚起微笑,想迴應他。

結果——她一翻身,發現身邊的男人姿勢是平躺,冇有抱她!

她睜開眼,更詫異發現,他睡顏安然,眉宇舒展,分明是沉睡狀態。

怎麼回事?

難道又是做夢?

可那種感覺明明真實的不行!

能明顯感覺到他的呼吸,心跳,溫度,怎麼會是假的?

“小溪?”男人聲音響起。

是薄戰夜因她的動作而醒來,他眸光關心望著她:“做夢了?”

傅溪溪輕輕點頭,又搖頭:“像做夢,又不像做夢,我……”

“嗯?說詳細點。”

“就是感覺你抱我,親我,我想迴應你來著,卻發現隻是夢……但又不像夢……”

薄戰夜笑了笑,將她拉入懷中:“那就不是夢,是臆想,腦意識裡的一種需求。”

“小溪,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

他吻上她的唇。

“唔!”傅溪溪猛然睜大錯愕。

她不是這個意思,也絕對不是臆想,他怎麼可以這麼理解?

她想推開他,想去追尋那個答案,想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。

突然,身體一陣電擊,心臟劇痛,她渾身一怔,昏睡過去。

“小溪?”

“小溪?”

“小溪?”

漫長的呼喚,一聲又一聲聲音,明明是同一個聲音,卻像兩個人。

傅溪溪大腦一片混亂。

“九爺不用擔心,薄太太冇有生命危險。”

“九爺!薄太太的情況有變化了!”

“看,現在的腦電波和之前完全不一樣,說明薄太太在當時進行腦電擊治療,達到效果。”

“薄太太應該已經脫離那個幻想世界,現在是正常狀況。”

什麼腦電波?電擊?

什麼又是幻想?

傅溪溪越來越懵逼,到底怎麼回事?

她打算起身檢視,可全身無力,沉重,像被凍住般無法動彈。

再一用力,直接陷入昏迷。

……

原來,是神經科醫生做了特彆治療。

他們一直有密切關注傅溪溪狀態,在薄戰夜發現她又有反應時,便第一時間珍惜時機動手。

然後事實證明,傅溪溪的確脫離之前困境,迴歸正常意識。

“現在病情是怎樣的情況?能否判斷多久醒來?”薄戰夜關心在意詢問。

醫生如實回答:“暫時還不便判斷,隻能說比起原有基礎,有很大進步。但……”

“但什麼?”聲音凝重,質問。

醫生低下頭:“但比起之前狀態,現目前情況會稍微極端一點。”

“是這樣的,原本薄太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意識中,腦意識是活躍的,存活的,如果她永遠不醒來,腦意識也不會死亡。

但現在,薄太太已經脫離那個幻想世界,是真實世界,她能不能清醒,還得靠自己強大意識突破。

如果不能突破……很有可能、有可能……

陷入真正的腦死亡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