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71章

-”

真正腦死亡。

薄戰夜黑眸倏地一沉。

他冇想到傅溪溪病情會這樣變化,可就算想到又怎樣?

這和做手術,一半生、一半死的概率一樣,人們不會因為有風險就放棄治療。

他希望她能真正醒來。

“接下來就麻煩各位密切觀察,繼續治療。”

“好的薄先生。”

“我們會努力積極為薄太太治療,這也影響著新的醫學進步。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走到傅溪溪床邊,握住她小手:

“小溪,我相信你。”

“你一定要醒來,我在等你,孩子也在等我們。”

“叩叩。”剛提到孩子,傅懿謙敲響房門走進來:“薄九,孩子的事有訊息了。”

“什麼訊息?”薄戰夜轉過身,俊美容顏上佈滿欣喜。

傅懿謙道:“我調查到秦千洛在三年半前進行過水下訓練,且花钜額購買水下設備,而這一年,幾乎調查不到她的行蹤和下落。

所以,綁架孩子的人應該是她。”

秦千洛?

薄戰夜對於這個答案很是意外。

當年秦千洛誠心改過,甚至將股份全贈與傅溪溪,後來還懷上許宴北的孩子,怎麼會綁架他的孩子?

“確定訊息無誤?”

傅懿謙點頭:“嗯,關於這件事,我請了許宴北先生。”

隨著話,許宴北走了進來。

他和幾年前一眼乾淨帥氣,但多了幾分成熟沉著:“九爺,好久不見。”

“好久不見。”

在簡單寒暄後,許宴北直接說明他所知道的事情:“當年秦總懷了我的孩子,我也有心追求秦總,想要對孩子負責,和她組成一個家。

但是後來……秦總孩子意外流產,對她打擊很大,她整天神情恍惚,自責難過。

我一直陪在她身邊,唯一見她高興、主動打扮的一次,是去你們家應聘保姆。

可當時傅小姐說已經找到保姆,她悻悻而歸,又將自己封閉在屋子裡幾天幾夜。

再那之後,她也將我趕走,徹底不再讓我見她。

我最開始還天天守在她房間門口,關心她,陪伴她,希望她能走出陰影。

後來大概過了三個月,母親病重,我不得不回去照顧陪伴長輩。

等處理好家裡的一切,再去找她時,她已經搬家,我也聯絡不上。

從那以後,我再也冇有見過她。”

薄戰夜聽完,心中湧起小小波瀾。

他並不知秦千洛流產一事,以及這背後的糾纏。

現在看來,秦千洛畢然是因為失去自己孩子,又因為傅溪溪拒絕她做女傭,才用特彆手段帶走孩子,想占為似有。

這麼說,孩子在她手中不會有生命危險,但和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相處,時刻都有問題!

薄戰夜心裡湧起擔憂,看向傅懿謙:“現在得加大搜尋力度和範圍,找到秦千洛。”

“當然,不能打草驚蛇,威脅到孩子安全。”

傅懿謙讚同:“好,我和莫南西去處理,你留下陪小溪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目送他們離開,視線再次落到傅溪溪身上。

小溪,聽到了嗎?孩子有危險,需要我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