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73章

-”

薄戰夜來,就是想知道秦千洛的訊息。

若不是如此,連她死,都不會踏足。

宋菲兒自然知道這個事實,可看著冰冷尊貴的男人,還是覺得心痛。

她恨,恨自己的人生走到這個地步。

她不甘,不甘自己付出那麼多,換來的隻是如此。

可惜……一切都已成定局。

她深吸一口氣,眨動眼睛表示:她願意說,把毒解開。

薄戰夜有解藥,而這解藥,僅能開口說話。因此他不擔心宋菲兒會跑。

他拿出針劑,藥水,注射進針筒後,緩緩注射入她身體裡。

宋菲兒清晰感覺到藥水的流動,血管一陣痛意,不由得痛叫一聲。

叫完,方纔意識到可以說話,欣喜又激動。

這些日子,她躺在這裡,不能說話、也不能動彈,明明腦子裡有各種想法,卻隻能硬生生憋著、等著,可謂是天大的酷刑。

若有人.體驗過,一定會知道生不如死。

所以,她寧求一死。

“告訴你可以,但我有一個要求,將我的死刑提前,提前到今晚。”

薄戰夜掀唇:“那要看你的答案是否真實。”

“當然真實,我既然已經到這一步,還包庇她有什麼用?”

“我現在也可以告訴你,帶走孩子的人是秦千洛。”

宋菲兒一字一句認真說道:“幾年前我在國外研究策劃謀殺你們的方法,萬事俱備,隻欠東風。

不管是偷渡回國,還是整容,都需要高額費用。

於是我苦心想辦法,通過微博發現秦千洛精神狀態很不好。

原來,她失去孩子後很痛苦,找傅溪溪做保姆,是她唯一的生命希望。

因為她覺得傅久夜溪長得像她去世的孩子,她想照顧孩子,想彌補你們。

可被拒絕後,她直接一蹶不振。

我最開始是假裝陌生人和她聊天,想詐騙她,可得知這一切後,我意識到有彆的辦法,既能滿足她照顧孩子的願望,又能懲罰你們。

所以,我欺騙她,說有醫學組的人盯著四個孩子,會抓她們去做實驗,你們根本保護不了,隻有將孩子徹底隱藏起來,才能確保一輩子平安。

她可能是失去過孩子,竟真的傻傻信了,誓死要保護孩子。

從那以後,她按照我的辦法,策劃救孩子,建造藏匿孩子的秘密基地。

那個基地很隱秘,是你們永遠也想不到的。

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,一輩子都找不到孩子。”

薄戰夜擰眉。

不得不說,他佩服宋菲兒的處心積慮,也諷刺秦千洛的心理狀態。

他的孩子,就這樣落入兩個惡人的圈套。

也罷,惡人早一天死,晚一天死,有什麼區彆?

他眼神極度冷漠冰冷看著宋菲兒,不帶一絲一毫溫度:“好,隻要我確定你說的訊息屬實,就讓監獄長今晚送你上路。”

宋菲兒眼裡升起星光。

這個時候,痛快死亡竟是她最大的追求!

她快速開口:“孩子在江河五十公裡外的河底。”

“秦千洛幾年前花巨資、在裡麵建造了一個海底居住室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