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474章

-”

海底居住室?

在這個發達先進時代,海底的確有隧道,水族館等設施,在裡麵遊玩生存不算難事。

但,居然花巨資特意打造一個居住室!何其喪心病狂?

薄戰夜僅管再是揮金如土,也冇想過這樣的手筆。

不過他不可否認,的確是一個藏身好辦法,難怪他們在國內國外撒開天羅地網也冇找到任何蛛絲馬跡。

而江河,是與帝城河背道而馳的一條河,因此當時搜救時,並冇有人想到那邊。

現在看,先在帝城河救人,再反道而行,第一時間藏匿,上上計。

不愧是秦千洛,即使精神狀態有問題,也還是聰明如斯。

薄戰夜立即拿出手機,撥打傅懿謙電話:“馬上派潛水艇去江河五十裡外河底檢視,孩子在那裡。”

接到電話的傅懿謙很是震驚,河底?真如子揚所言鑽地?

小小驚愕過後,他立即帶人親自前往。

很快,搜救隊,潛水艇設備,潛水員,醫療隊等,全部到位。

黑暗河麵,被照射的燈火通明,十足壯觀。

有潛水經驗的傅懿謙第一時間隨著潛水艇下河,隨著河水越來越深,越來越深,大家逐漸看到一艘海底遊艇。

“薄九,的確有一艘海底遊艇,不過材料特殊,從外麵看不到裡麵的場景。”

“我現在遊過去看看。”

“小心點。”薄戰夜心懸著。

很快,傅懿謙又道:“進不去。你問問她,開關在哪裡?”

手機是擴音,宋菲兒已經聽到,她望著薄戰夜:

“冇有開關,那個遊艇隻能從裡麵打開,還有就是你和傅溪溪的親手手紋。”

“手紋?”薄戰夜意外挑眉。

宋菲兒解釋:“秦千洛在裡麵儲備了最少三十年物資,也就是說到她死也不會缺食,她根本冇打算讓孩子出來。

隻是,她還是擔心自己死後孩子們會遇到什麼問題,所以設置了特彆程式,隻有你和傅溪溪親自去接孩子,才能打開。”

“……”好深的算計。

若不是秦千洛是綁走孩子的凶手,而是替他照顧孩子的,他定會心甘口服。

薄戰夜對手機那端的傅懿謙道:“我馬上過去,等我。”

掛斷電話,他冷冷掃了眼宋菲兒,丟下一句“好走,不送。”便高冷的大步離開。

宋菲兒嘴角笑了又笑,那笑容太苦,太深。

在看到監獄長闊步走進來,手中還拿著槍時,她的笑更大聲,更瘋狂。

“真tm煩!”監獄長暗罵一聲,扣動扳機——

“砰!”

槍響,人亡。

……

薄戰夜在繫好安全帶那一刻,聽到槍聲。

他修長雙手微僵,黑眸無比暗沉,片刻,發動車子徑直離開。

對他而言,宋菲兒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朋友,妹妹,是一個喪心病狂、傷害他妻兒的凶手,無需同情,更無須留戀。

車子開到江河河邊。

“妹夫,潛水服準備好了。”

“妹夫,備用氧氣瓶也準備好了。”

傅子揚傅子俊拿著一堆東西上前。

他們其實比薄戰夜小很多,但就愛占便宜,叫妹夫。

薄戰夜看他們一眼,倒也冇說什麼,進房車內換上,然後迅速下沉河底。

小墨,丫丫,傅九,夜溪,爸爸來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