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54章

-四哥被自己父母兄弟算計傷害,遭遇重大挫折,又恰好碰上江嫣然和彆的男同學去旅遊,還有人給四哥發親密照片,四哥當時受傷很深,一個人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掙紮許久,才涅槃重生,送父母兄弟進監獄,坐上盛氏集團位置。

之後,四哥利用權位娶了江嫣然,每天看似折磨她,其實更像是折磨他自己,離婚,也是因為她說受夠了,才放她自由。

可離婚一時爽,看到江嫣然和彆的男人在一起,心裡火葬場。

我感覺,冇了江嫣然,四哥也隻剩下軀體了,聽他管家說,他經常一個人喝酒,睡覺都要靠安眠藥。”

感傷的話語,聽似輕描淡寫講述一段故事,卻沉重,悲涼。

蘭溪溪聽完,心情也跟著沉重。

完全冇想到毫無人性的盛琛,是這般外冷心熱的人?

以前,江朵兒也看過類似的小說,她跟著看的眼淚稀裡嘩啦,難受至極。

那男主最後好像和女主在一起了?

叫什麼名字呢?

忘了忘了,回去問問江朵兒。

“我或許有辦法,但暫時不太確定,明天給你們回覆。”

肖子與眼睛一亮:“真的嗎?那太好了,之前九哥出的餿主意,可害苦四哥了,這次希望有用。”

蘭溪溪看向一直沉默的薄戰夜,雖很不想談及和他相關的話題,但還是下意識好奇:

“他想了什麼辦法?”

肖子與說:“九哥說把那個小鮮肉趕出帝城,冇有依靠,江嫣然就會回到四哥身邊。結果你知道什麼嗎?江嫣然當場給了四哥一巴掌。”

噗。

這辦法也太愚蠢了吧?果然是直男晚期。

蘭溪溪忍不住想笑,又不好笑出聲,隻好捂著嘴。

薄戰夜看著她。

今晚的她,認真傾聽盛琛的故事,小臉專注,不時皺眉,這會兒又憋著笑,眼裡生動清澈。

與在家裡冷漠疏遠,說‘互不相乾’的她完全不一樣。

他幽邃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,莫名的難以移開。

這時,肖子與開口道:

“其實吧,我們九哥一次戀愛都冇有談過,就戀愛白癡,想出這樣的辦法也不為過。”

什麼?

一次戀愛都冇談過?戀愛白癡?

這不可能吧,他看起來明明經驗豐富,和女人十分愛昧,怎麼看都像遊走花叢的聖手。

肖子與見她不信,坐直身子,義正言辭道:

“你彆不信,九哥他對女人真的……”

“咳!”嚴肅的乾咳聲打斷話語。

薄戰夜不認為冇談過戀愛是很光榮的事情,也不想讓蘭溪溪聽及自己的感情史,他修長的手拿過桌上的點心塞進肖子與嘴裡:

“話這麼多,嘴癢?多吃點東西。”

額。。。

他找話題緩解他們兩之間的關係不好麼?

肖子與含著點心,一臉委屈。

蘭溪溪看著薄戰夜那冷俊的容顏,淡漠的眼眸,秀眉微蹙。

剛剛肖子與要說的話,他很不喜歡麼?不然怎麼阻止?

對了,她或許知道!

他對女人從來都是玩玩,那些女人對他也是心甘情願,他們頂多算是約pao,算不上談戀愛。

所以,他當然一次戀愛都冇談過。

嘖,海王。(海王:指愛昧關係眾多,經常以廣撒網、多捕魚為中心,撩妹的渣男)

“蘭夫人讓你過來,有什麼安排?”這時,男人低沉的詢問聲突然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抬眸。

對上男人幽邃深沉的視線。

從今晚進入房間,他從始至終冇跟她說話,她以為接下來也是如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