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56章

-回到彆墅。

蘭溪溪第一時間下車,跑回房間。

薄戰夜看著她匆匆忙忙的背影,目光變得愈加幽暗。

帶刺的女人,他忽然很想征服她,看她愛他愛的死去活來,離不開他的姿態。

“爹地,你和阿姨和好啦?”

“耶,叔叔和媽咪和好,我們不用受冷氣了!”

薄小墨和蘭丫丫的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看著歡呼躍雀的兩個孩子,彎腰,伸手,勾勾他們的鼻子:

“想要我和她和好?”

“嗯嗯!”兩小孩齊齊點頭。

薄戰夜揉揉他們毛茸茸的腦袋:“從今晚起,你們兩睡,讓她去我房間,這個任務辦不辦得到?”

薄小墨默默下巴,下一秒點頭:

“辦得到!”

蘭丫丫也天真純潔的道:“我會協助小墨哥哥!”

然後,兩小傢夥蹬蹬蹬跑上樓,無比歡樂。

薄戰夜劍眉微微挑著。

蘭溪溪,她不讓他舒心,那他,自然也不會放過她。

他看向角落裡的莫南西:“以後多安排些和蘭溪溪共同出席的行程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

莫南西回答的相當乾脆。

天知道這十天的氣氛簡直如履薄冰,如果不是他帶孩子出去玩,絕對會凍死在薄戰夜身邊,凍得結冰那種。

現在九爺能主動和蘭溪溪相處,不管是和解也好,撒氣也罷,都比冷淡好。

想到什麼,他彙報道:

“對了九爺,宴會上的事查出來了。

有個男人是蘭嬌的死忠粉,迷戀蘭嬌許久,一時發瘋混進宴會,在更衣室放了迷香,想對蘭嬌圖謀不軌。隻不過被蘭小姐打暈,未能實施暴行。”

薄戰夜挑眉。

其實那日蘭溪溪對他說出那番話語,他並不想調查事情真相,但之後,還是讓莫南西調查了。

現在真相如此,他真真實實誤會她了?

樓上,房間裡。

蘭溪溪洗完澡,站在鏡櫃前護膚,看著鏡中紅潤的唇,心間煩亂。

她對薄戰夜,是牴觸的。能遠離他十米,絕不靠近一分。

她那日也把話說的明明白白,他為什麼還要做出這樣的行為?

他對她,從來都不尊重。

她拍拍臉,無奈歎一口氣,走出浴室。

薄小墨和薄丫丫已經躺在床上,呆萌的望著她:

“阿姨,你不能和我們一起睡。”

“對,媽咪,小孩和小孩睡,大人和大人睡,你過去挨著薄叔叔。”

蘭溪溪???

“你們兩在說什麼胡話?我怎麼可能挨著他睡?你們難道不想聽我講故事了嗎?”

蘭丫丫搖頭:“不想。”

已經知道蘭溪溪假扮代替蘭嬌事情的薄小墨,認真說:

“阿姨,其實是現在新聞鋪天蓋地,我聽祖母說今晚要來偷偷檢查,你不能和爹地分開睡,不然就露餡了。”

什麼,要來偷偷檢查?

老人也太愛操心了吧?

蘭溪溪頭疼。

薄小墨直接起身推她出房間:“阿姨,為了不被祖母發現,為了丫丫的安全,你還是委屈一下吧。”

然後,關上房門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是親兒子麼?

偏偏,雲安嫻不是一個省油的人,若是敗露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她無奈,轉身,邁步朝薄戰夜房間走去。

走到門口,她整顆心都提起來。

今晚……

又要和他同床共枕……

想到和薄戰夜睡在一張床上,蘭溪溪心情很複雜。

有抗拒,也有忐忑,侷促,緊張。

抗拒的原因,不用多說,那晚的事情,像一根尖銳的刺,深深紮進她心裡。

至於緊張,再怎麼說是大晚上,孤男寡女躺在一張床上,很尷尬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