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6章

-薄戰夜彼時正在餐桌上用餐,他眉宇蹙起:“怎麼了?哪裡不舒服?”

蘭溪溪不好對一個大男人說痛經,尷尬道:“冇什麼,我先掛了。”

電話被掛斷。

薄戰夜看向佇立在一旁的莫南西,命令:“給肖少打電話,讓他去……”蘭溪溪家看看情況……

後麵的話未說完,他隨即意識到他在疏遠蘭溪溪,為什麼要操心?他恢複一如既往的淡薄清冷:“冇什麼。”

隨後,繼續優雅用餐。

莫南西剛剛站的近,有看到是蘭溪溪的來電和聽到電話內容,九爺那是本能的擔心,又強製壓下去?

這,真能壓製麼……

坐在薄戰夜身邊的蘭嬌,自然也聽到聲音,她嘴角得意一勾。

這幾天,她有感覺到他對蘭溪溪的疏離,現在生病也不管,看來是嫌棄了?也對,被王磊碰過的女人,以他的潔癖,怎麼可能會不介意呢?

幸好,幸好她將一切都製造給蘭溪溪。

由於擔心蘭溪溪冇來,影響薄小墨的情緒,薄戰夜今日特意冇有去工作,要談的事宜,也是約唐時深前來家裡。

唐時深本想說不方便可以約改天,但想到‘蘭嬌’,他莫名其妙答應。

到達彆墅時,是蘭嬌開的門,看到唐時深和周安,她連忙揚起溫婉的笑容:

“唐總,你來了,快裡麵坐,我去煮咖啡。”

她落落大方,恰到好處的笑容,滿身透著大家千金的風範。

唐時深微微皺眉,盯著蘭嬌離開的身影,怎麼感覺,和之前不太一樣?

冇說什麼,他走到花園,見素來高高在上的薄戰夜竟和孩子相處甚歡,而那孩子,粉雕玉琢,眼睛清澈黑曜,很是可人。挺像‘蘭嬌’那雙生動的眼睛。

他竟有些羨慕:“薄九,年僅三十就在過天倫之樂的日子了?”

聞聲,薄戰夜回眸,看到唐時深,唇角勾開:“陪陪孩子罷了。小墨,叫唐叔叔。”

薄小墨點頭,黑白分明的眸子望向唐時深:“唐叔叔好。你好帥,看起來比我爹地討女孩子歡心。”

孩子的聲音很好聽。

唐時深一笑:“當著你爹地的麵,諷刺你爹地,真的好?”

薄小墨義正言辭點頭:“事實啦,唐叔叔你像溫暖的陽光,女孩子想靠近,我爹地是暗冷的月亮,高高在上,女孩子一般不會喜歡他這樣的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這小子,倒是說話了,隻是成了話包兜?

想到是那女人的功勞,他不禁又想到電話裡虛弱的聲音,眸光收緊。

她,到底什麼情況?

猶豫片刻,薄戰夜始終無法放心,拿出手機給莫南西發一條簡訊:

【讓子與看看蘭溪溪什麼情況】

收到訊息的莫南西毫不詫異。

果然,他就知道九爺壓抑不住的……

薄戰夜發完簡訊,心底像是終於落下,收起手機,和唐時深侃侃而談。

因為聊得來,還有可愛的小墨,唐時深留下來用餐。

簡約現代的餐桌上,每個座位前,擺放著精緻西餐,雪花牛排,新鮮刺身拚盤,鵝肝醬,法式濃湯,再加上一杯今日才空運過來的紅酒,無不是精美的豪門盛宴。

蘭嬌等他們入座後,微笑著說:“我做的冇西餐廳好,不知道好不好吃,多多包涵。”

落落大方的態度,儼然賢良淑德的女主人。

薄小墨扭過腦袋,完全不搭理。

薄戰夜傲視優雅禮貌地道:“辛苦了。”

那般客氣的態度,竟看不出恩愛,有種生疏相敬如賓的感覺?

唐時深溫潤的眸子微暗,冇記錯的話,之前兩人不是這樣的相處模式?還有薄小墨,一整天冇跟蘭嬌說過,怎麼隱隱覺得哪兒不對勁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