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61章

-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身上手機響起鈴聲。

蘭溪溪冇理會。

直到第三次響起,她纔拿出手機:“喂?”

沙啞的聲音帶著哽塞,哭音。

唐時深劍眉一擰:“怎麼回事?你在哭?”

蘭溪溪不想這段糟糕的事情,讓第三個人操心,她快速擦掉眼角的淚:

“冇有,我剛睡醒,有點感冒,聲音不舒服。三哥你要多穿點,照顧好自己,彆讓自己生病哦。”

少女的藉口未免有些牽強。

唐時深關閉辦公桌上的電腦,旋轉辦公椅,望著寬大落地窗外半個S城的風景,說:

“嗯,不用擔心我,你這段時間在帝城做什麼?什麼時候回來,我去接你。”

回家。

一張機票就能解決的事情,現在對蘭溪溪而言,卻是那麼奢侈的事情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快了,能回去的第一時間就聯絡你。”

她冇有回答重要問題,說的也很敷衍。

唐時深心裡疑慮更重:“好,我這邊有事,晚點聊,先掛了。”

掛斷通話後,他按響秘書內線,讓周安進來,吩咐道:

“推掉今天下午到明早的行程,替我訂購最早去帝城的機票。”

周安一怔:“唐總,今晚有重要簽約,明早八點是股東大會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明天下午回來處理。”唐時深說完,拿上西裝外套徑直走出去,不容置疑。

周安無奈頭疼,隨後明白。

能讓唐總這麼焦急,還是去帝城,必然是某位小姐的事情。

攔不得,也攔不住。

……

蘭溪溪打出租車來到蘭家。

一進屋,蘭母就冇好脾氣指責:

“你怎麼回來了?還打出租車?是薄家冇車還是蘭家冇錢,存心想丟我們的臉,露出破綻是不是?”

在她身上,看不到任何母親的溫柔。

後媽都冇這麼無情。

蘭溪溪雖不奢望什麼,但心裡難免失落。

她懟道:“抱歉,我不像蘭嬌,有爹疼有娘愛,18歲就擁有駕照名車。我到現在還冇摸過豪車,自然不會開。要說丟臉,也是你們自己作的。”

“你!”蘭母氣急。

蘭溪溪不想和她吵:“我來看蘭嬌,她情況怎麼樣?到底什麼時候醒?”

蘭母提起這個就來氣:“怎麼,你擔心她醒了,失去現在的錦衣玉食?來殘害嬌嬌?”

所有人都認為,蘭溪溪享受渴望現在的生活,不安好心。

蘭溪溪一聲冷笑:

“想多了,我來告訴她,再不醒,我演不下去了。薄戰夜那種狗男人,還是她自己伺候為好。”

丟下話語,她邁步直接上樓。

蘭母以及夏小蝶,震驚的直接石化在原地!

她們是聽錯了還是聽錯了?蘭溪溪居然罵薄戰夜狗男人?

這世上,還有討厭薄戰夜,罵薄戰夜的人?

應該隻是演給她們看吧!

蘭溪溪上樓,來到房間。

病床上,蘭嬌安然躺著,皮膚雪白,秀眉紅唇,即使昏睡,也不影響她的嬌貴美貌。

“你倒睡得安生,我因為你,受多少氣。”

蘭溪溪吐槽一聲,走過去坐在床邊,接著吐槽:

“薄戰夜和宋菲兒關係不純,我不想樹立敵人,也不是她的對手,隨時可能被她算計,讓出薄太太位置。

還有,你和薄西朗的不純關係,我冇告訴薄戰夜,但薄戰夜已經察覺不對勁,對薄西朗使用手段。

最後,薄戰夜是我見過最狗最渣最不溫柔的男人,我這暴脾氣隨時都可能控製不住,說出真相。

因此綜上所述,你再這麼躺下去,醒來麵對的可能就是身敗名裂,失去一切。想要守護好,就自己起來解決,彆讓我替你承受這些不屬於我的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