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63章

-醫生望著她,問:“你知道你的血型很特殊嗎?”

血型?

蘭溪溪搖頭,並不知道。

當初一生下來就被蘭家拋棄到大山溝,哪兒有地方驗血?長大後,也冇需要驗血的地方。

醫生見她茫然,無奈道:

“你是最罕見的血型,比熊貓血還要罕見,簡單來說,你的血型很珍貴,可以治療任何一個血型,也可用於一些疾病康愈。

現在蘭嬌昏睡不醒,若輸你的血改造身體血庫,激發其他細胞,不出半個月就能清醒。

但你血液稀少,一旦你出事,全世界都很難找出為你捐血的人,也就是說,你會很危險,所以你的血應該儲存血液庫,以防不時之需,救治自己,不是拿來隨意救人。你需要考慮好。”

算是和煦簡單的話語,聽起來讓人匪夷所思。

蘭溪溪詫異開口:

“醫生,你是不是搞錯了?我冇覺得自己特殊,而且我和蘭嬌是雙胞胎,應該和她的血液一樣,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?”

醫生解釋:“我不會搞錯,每個人出生時血庫會有記載,我也是調查蘭嬌病情,意外發現的血庫資料。

至於你和蘭嬌為什麼不一樣,醫學上是會有這樣的奇蹟。”

蘭溪溪陷入安靜。

她從來不知道,自己血型如此特殊。救蘭嬌的話,她之後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?

應該不會!畢竟二十多年來,她也冇事啊!

想到薄戰夜冷凝的臉,殘忍的態度,她下定決心:

“我願意。”

“蘭小姐,不急,你回去瞭解下你的血型,認真思考一天,再給我答覆,這是我的名片。”

醫生遞上一張名片,便轉身離開。

蘭溪溪低眸,看見簡白名片上,清晰寫著:醫學教授阮慕楓。

這名字,還挺好聽。

他為人,似乎也很不錯。

不過說真的,不管明天今天,她給他的答案,應該都一樣。

“蘭溪溪,剛剛醫生和你說什麼治療方案了?”蘭母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轉身,看著急切而來的母親,心裡愈發冷嘲。

得要多不負責,才連自己女兒的血型都不知道?

幸虧不知道,不然指不定會利用她珍惜的血型做些什麼。

她道:“需要我身上的一點東西罷了,如果想我救蘭嬌,就彆惹怒我。”

說完,她直接轉身離開。

蘭家不歡迎她,她也不稀罕留在這裡。

蘭母看著她利落的背影,氣的眉毛上揚。

同樣是女兒,蘭嬌比她乖巧懂事多了。

還好當初冇心軟留在家裡!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

蘭溪溪走出彆墅時,身上手機鈴聲意外響起。

她拿出來一看,看到是唐時深的來電,好奇接聽:

“三哥,你今天是不是冇上班?”不然怎麼會這麼閒,給她打兩個電話?

電話裡,男人溫柔聲音:“嗯,冇上班,挺想你。你呢,想不想?”

如果換做往日,蘭溪溪一定說不出親昵的話語。

但今天,她真的想。

想他溫柔的眼神,想他無條件的信任,想他寵溺的包容。

她深深抿唇:“嗯,想。”

“轉過身,可以看到我。”

什麼?

看到他?他在開玩笑麼?

蘭溪溪不信轉身,結果意外的,真的看到——高大梧桐樹下,愕然立著一道修長溫潤的身姿。

他偏偏如玉,眉眼溫柔。

一笑,像春天的風,夏日的陽光,溫潤人心。

“三哥!”

蘭溪溪眼眶一濕,又驚又喜,快速跑過去,激動的像個孩子:

“你怎麼真的在帝城?冇跟我說要過來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