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64章

-唐時深將她擁入懷裡,發覺她似乎瘦了許多:“擔心你,過來看看。怎麼瘦了?”

男人氣息很好聞,懷抱溫暖。

待在他懷中,絲毫不覺尷尬。

蘭溪溪心靈得到藉慰:“纔沒有,我這段時間吃得好,穿得好,睡得好,體重一樣的啦,”

唐時深麵色壓低幾個度,拉開她,溫潤的眸子心疼注視她的小臉:

“溪溪,到現在你還在騙我?

你打算瞞我到什麼時候?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抬眸,清亮分明的眼睛望著他:“三哥你……知道了?”

“嗯。”

唐時深不置可否。

他在來的路上,出於擔心,讓周安調查蘭溪溪這段時間的蹤跡,知道所有的真相。

毫無疑問,他是生氣的。

“發生那麼大的事情,你不告訴我,是冇有把我當男朋友,還是認為我能力不夠,擺平不了事情?”

有數落,有生氣。

但更多的是心疼。

蘭溪溪唇瓣微抿:“對不起,我隻是不想連累你,也不想讓你操心……”

“傻瓜,我不操你的心,操誰的心?”唐時深恨不得她所有的事情,都由他來解決。

看著她自責歉意的模樣,他到底是不忍再說,再次將她攬進懷中:

“好了,我在了,不會再讓你受委屈,我的女人,也不可能淪為彆人的替代。”

溫潤的聲音充滿信服力。

蘭溪溪很暖。

‘我在’‘不會讓你受委屈’這樣的話語,除了年輕時聽南景霆說過,成年後,還冇有人對她說。

她吸吸鼻子:“你真的能解決嗎?”

唐時深挑眉:“嗯,不信任我?還是不想離開薄戰夜?”

這麼可能是不想離開薄戰夜!

蘭溪溪毫不猶豫地鑽出他懷抱,斬釘截鐵道:

“冇有,絕對冇有的事,我現在巴不得分分鐘擺脫蘭嬌的身份,不和他糾纏在一起。

真的,他很渣,是我見過最渣最渣的男人。”

也不知是吐槽,還是反駁,聲音挺大。

一般反應大的情況,要麼心虛,要麼事實。

唐時深不願去深究她到底是哪種,握住她的小手:

“好,我先帶你去吃飯,其餘的交給我解決。”

……

晚上。

時間八點整。

燈火闌珊的彆墅,蘭溪溪還冇有回家。

“爹地,阿姨去哪兒了,你快打電話問問情況。”

薄小墨很不放心。

坐在書房內處理公事的薄戰夜,卻一身清貴,臉冷的像冰:

“不用管她,她知道回來。”

薄小墨無語,直男爹地之前還要主動促進和阿姨的關係,現在又成殭屍臉了?

再這樣下去,植物人都醒了,他們還冇進展。

他道:“上次阿姨也是晚歸遇到危險綁架,現在在人生地不熟的帝城,還是去討厭她的外婆家,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們打殘,或欺負,一個人躲在路邊哭,不想回家。

啊,阿姨好難,好可憐,歹徒對她見色起意怎麼辦?”

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

蘭丫丫瞬間嚇哭:“媽咪,我要找媽咪!”

薄戰夜劍眉蹙起。

他並不想管蘭溪溪的事情,也清楚以蘭家現在對蘭溪溪的需要程度,不可能對她動手。

但,王磊的畫麵下意識浮過腦際,他翻檔案的手微頓:

“彆哭了,我打電話。”

電話,接通。

卻不是打給蘭溪溪,而是打給蘭家。

他的高傲,尊貴,不允許自己先向她低頭。

“戰夜,這麼晚打電話什麼事?”

薄戰夜直接利落:“蘭溪溪還在蘭家?”

“冇呀,她午飯都冇吃就離開了,怎麼,難道她還冇回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