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67章

-

“蘭太太,剛纔的話我已經錄音,若是放出去,不出所料,蘭氏應該會麵臨崩盤。”

被錄音了!

蘭母臉色钜變,看著突然出現,翩翩溫潤又帶了暗芒的男人,臉色一緊:

“唐、唐時深?唐總?你怎麼在這兒?”

作為商業界的人士,自然認識唐時深。

她隨即快速解釋:“剛剛我和嬌嬌開玩笑,對戲份,對戲份呢。是吧,嬌嬌?”

示意眼神不斷投向蘭溪溪,蘭溪溪淡笑不語。

唐時深開口道:“蘭太太,自我介紹下,我是溪溪男朋友,初次登門,冒昧打擾。”

聽似客套禮貌的自我介紹,實則何不是在表明:他知道所有真相。

蘭母一怔,如同被驚雷劈中,整整五秒,都反應不過來。

男朋友?

不可能啊,掃把星蘭溪溪,怎麼會交到這麼好的男朋友?

她完全不信,連假扮蘭嬌的事情都忘了:“唐總,你在跟我開玩笑嘛?你這麼好的條件地位,怎麼會和蘭溪溪交往?”

不止蘭母懷疑,夏小蝶,和一直坐在客廳裡的蘭梟,也不信。

唐時深是誰?

S城商業巨鱷,身份,地位,全都無可挑剔。

並且與薄戰夜不同的是,他為人低調溫潤,友好相處,待人溫柔,被列為全球十大最佳幻想男朋友之一,且排名第一。

這樣完美的男人,平時連露麵都鮮有,看他一眼都奢侈,怎會看上蘭溪溪?

蘭梟站起身,走出來:

“唐總,你是不是和這丫頭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?纔來開這個玩笑?”

“對,蘭溪溪,你怎麼也要有點自知之明,彆打擾唐總。”

字裡行間,全是對蘭溪溪的輕蔑。

蘭溪溪嘴角笑意越涼,越深。

憑什麼他們覺得蘭嬌可以配薄戰夜,她就不能遇到好男人?

她直接挽住唐時深的手臂:“抱歉,讓你們失望了,我和三哥交往已經許久。”

女孩兒的動作,帶有宣誓意味。

唐時深眸光一軟,看著她承認自己的姿態,怎麼就那麼溫暖,驕傲?

他視線落在蘭母幾人身上,變得霸氣:

“或許在你們看來,溪溪一無是處,但在我眼裡,她是我的星辰我的海,對她尊重點。”

若你們再傷害她,即使你們是她的親人,我也不會客氣。”

是坐實這段戀情,也是警告。

蘭母蘭梟的臉徹底變了:“……”

掃把星蘭溪溪,居然真的攀上唐時深這顆大樹?

難怪,難怪她昨天說那些話語!

原來,是真的不喜歡薄戰夜!

車庫出口處。

薄戰夜冷凝尊貴的身姿,立於陰影之下,那張臉冷的猝冰。

她找唐時深也就罷了,還帶著唐時深來見家長!

是想對全世界宣佈他們的關係?

很好。

很可以。

薄戰夜邁開修長的雙腿,走過去。

唐時深已經帶著蘭溪溪進彆墅,隻有蘭母還愣在門口出神。

見到薄戰夜,她立即像抓住救命稻草,拉著他走到一旁:

“戰夜,你可來了,蘭溪溪那丫頭帶了唐時深過來,關鍵是唐時深還是她男朋友,她說有事要和我們說,不知道要使什麼幺蛾子。

哎,昨天她罵你的時候,我就覺得不對勁,冇想到是有唐時深這麼大的背景,才這麼有底氣。”

她說話的情緒很複雜,懊惱。

一方麵震驚蘭溪溪有唐時深那麼好的男朋友。

另一方麵,覺得之前那麼對蘭溪溪,是不是錯過了抱大褪的機會?

薄戰夜的注意力卻在她後半句,劍眉一擰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