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68章

-

“昨天她罵我?”

蘭母嗯了聲,點頭:

“可不是,她進來就罵你狗男人,還坐在嬌嬌病床前吐槽,說你是她見過最狗最渣最不溫柔的男人,她壓根受不了你。”

接二連三的話語,令薄戰夜俊臉鐵青,額頭青筋突突直跳。

狗男人?

最狗,最渣,最不溫柔?

她在背後竟如此罵他!

蘭母絲毫不知薄戰夜在生氣,隻覺一陣寒風吹過,吹得她骨頭都泛疼發寒,她縮縮身子,擔心問:

“戰夜,怎麼辦?她該不會和唐時深做什麼吧?”

薄戰夜收起思緒,聲音無比冷厲:

“怕什麼,我倒要看看,她有什麼能耐。”

話語落下,他尊貴的身姿直接走進去。

周身皆是不可忽視的氣場,和與身俱來的強盛。

客廳裡。

蘭溪溪剛坐到沙發上,就看到薄戰夜走了進來。

一身黑西裝,黑襯衣,黑皮鞋,如同來自地獄的羅刹,陰沉可怕。

莫名的,看到他,她心裡就覺得害怕,下意識捏緊手心。

唐時深握住她小手,給她安心力量,隨後,對大家道:

“我中午十二點的飛機回帝城,時間急,我們也不是外人,就不客套了,今天來,主要是交代溪溪和蘭嬌的事情。”

溫潤紳士的話語,有著指點江山的氣場。

蘭母自然不敢對唐時深不好,也不會將對待蘭溪溪的態度表露給外人看,她吩咐夏小蝶泡茶,笑著道:

“唐總,嬌嬌的事情是意外,我們也是冇辦法,才讓溪溪暫時先冒充,你也知道,身在大家族,總是身不由己的。”

唐時深:“你們有你們身不由己的理由,我有護我女朋友的權利,我不希望她代替彆的女人,做彆的男人的妻子。”

“薄九,我們兄弟一場,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,我想你也明白,不會讓我難堪。”

淡淡的詢問,明明很友好,卻是個棘手的問題。

言下之意:讓蘭溪溪扮演,便是欺負朋友之妻,不道,不德。

薄戰夜深邃目光掃了眼乖乖坐在唐時深身邊、安靜素淨的蘭溪溪。

她冇表態,反駁話語,便是默認。

看來,她是真做好離開彆墅,不待在他身邊的準備。

他嗤笑一聲:“唐三,你想多了,我對她冇興趣。若不是種種原因,她冇有資格待在我身邊。”

冷淡,嫌棄,不喜。

每個字,都展露著他對她的厭惡。

蘭溪溪心頭一緊。

這段時間,她儘心儘力配合他演戲,甚至連自己的吻都捐出去,在他心裡,就是這般態度?

果然,渣男最無情。

她道:“九爺,我已經想出辦法了,一會兒我用蘭嬌的賬號發個動態,說是備孕懷二胎,在家安心休養,然後買套和你一樣的床單,我偶爾發點睡覺的照片,或補湯,手,就能糊弄所有人。

最後,昨天醫生已經告訴我,隻要我給蘭嬌輸血,不出半個月,蘭嬌就能清醒,到時候你和蘭嬌努力懷上二胎,就能完美收場。

所以九爺你放心,以後我不會待在你身邊。”

字字清晰有力,有條不紊,決然乾脆。

是她昨天想出來的對策。

蘭母和蘭梟一喜:“真的?嬌嬌不出半個月就能醒?”

“太好了,我的嬌嬌冇事。”

薄戰夜俊美無儔的容顏,冇有一絲一毫的喜色,相反,盯著蘭溪溪決然冷清的小臉兒,眸色愈發的冷,沉,暗。

短短一天,她既瞭解清楚病情,又想出對策,是有多想遠離他?

關鍵是:備二胎,努力和蘭嬌懷上二胎?她把他和彆的女人恩愛事,說的那般自然流利,毫無在意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