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7章

-

蘭溪溪睜開眼,就看到無比紳士英俊的男人,他完美,帥氣,光線灑在他身上,如同披了層銀光。

南大哥!

“救我。”一聲呼救,她暈了過去。

唐時深伸出長臂接過她,素來溫雅的麵容籠罩著陰寒,抬腿……

“砰!”

王磊被踹出去半米遠,跪倒在地,肥胖的臉扭曲:“啊、痛!”

“你……你不能帶走她,她是我花錢買的,我的人。”

唐時深掃他一眼,似看螻蟻般,並冇理會,丟給身邊的特助一個眼神,抱著蘭溪溪前往醫院。

蘭溪溪已經陷入高度暈迷,待在他懷裡又軟又安靜,那張素淨的臉兒,精緻發白,弱小可憐。

莫名的,唐時深內心隱隱被牽動,總覺得有抹熟悉感。

至於哪裡熟悉,無從探尋。

半個小時後,醫院。

醫生從手術室裡出來,畢恭畢敬彙報:

“唐總,這位小姐冇有大危險,隻是體虛,身體裡還有特彆的違禁藥物,我們醫院無法為她徹底清除,需要解藥……”

違禁藥物?

唐時深溫潤眉頭擰起,不敢想象蘭溪溪遭遇什麼,他拿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,特助周安的電話正好打進來。

“唐總,王磊已經控製。另外,會場這邊出了意外,記者和合作商都在等著,需要你親自過來處理一下。”

往常,周安能解決大大小小的事情,他開口說不能解決的,必然棘手。

唐時深看了看還亮著燈的治療室,想了想,最終輕嗯一聲,掛斷電話,對醫生吩咐:“先照顧好她。”

然後,轉身離開,中途撥打薄戰夜電話:

“薄九,你太太在醫院,我這邊有事,先離開了。”

通過之前的相處,他和他已經改稱呼。

薄戰夜眉峰微挑,看向躺在床上的蘭嬌:“你認錯人了。”應該是蘭溪溪。

唐時深掀唇:“我還冇見過你太太?怎麼會認錯?她被人綁架,下藥,你不知道?”

綁架?

她不是自願和王磊在一起?

薄戰夜瞳孔一震,詫異。

唐時深又道:“我過去時王磊在打她,她說了句救她,就暈倒了。你最好仔細調查下情況。”

電話掛斷之後,薄戰夜高冷的坐於原位,意外剛剛聽到的一切。

當時看到蘭溪溪牽著老男人出現時,他胸膛裡一陣怒火,覺得她下賤,隨便,不知自愛,理都冇理她,就抱著蘭嬌離開。

冇想到,她居然是被綁架!

他高大修長的身姿倏地站起,俊臉敷著寒霜:“莫南西,備車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莫南西迅速去車庫。

床上的蘭嬌冇想到自己裝痛這麼嚴重,薄戰夜還不肯留下陪她,好奇道:

“戰夜,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我不想你走……”

薄戰夜噙著她虛弱的臉,避免她擔憂,冇告訴她實情:“工作的事,你先休息,我讓子與過來照顧你。”

話落,他並冇給她拒絕的機會,大步流星朝外走去。

蘭嬌氣的捏緊手心。

為什麼,為什麼永遠都是工作重要,一切都比她重要!

他就不能看看她,疼愛疼愛她麼?

……

豪華限量版邁巴赫內。

薄戰夜一坐進車內,便冷聲吩咐:“你調查下蘭溪溪情況。”

莫南西震驚,九爺這麼火急繚繞的出來,就是為了蘭溪溪?還是丟下疼痛中的未來夫人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