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73章

-她一鼓作氣,直接翻上去,腦袋靠在他胸口,拿出手機開始拍照。

她的臉還算上相,薄戰夜更不用說,360度無死角完美,隨手一拍,都是好看的畫麵。

不到五分鐘,手機裡幾十張照片。

“好了,肯定能找出好的照片,15天時間,2套照片也足夠了。”

蘭溪溪說著,起身離開。

“啊!”下一秒,頭皮一疼,她腦袋被扯了回去。

顯而易見,頭髮纏上他釦子!

要不要這麼倒黴,這麼狗血!

蘭溪溪欲哭無淚,窘迫難堪道:“你等等,我馬上弄。”

然而,頭髮纏在釦子本就不好弄,再加上此刻越慌張,越難。

整整五分鐘,也冇解開。

薄戰夜感受著她的腦袋在胸口上蹭來蹭去,柔順長髮如小貓兒的尾巴掃過,眸色一暗:

“你故意的?嗯?”

是質問,揶揄,調侃。

前麵還說不想跟他有任何關係,恨不得馬上走,轉眼就發生這樣的事情,很難不讓人多想。

可蘭溪溪真是冤枉的!

故意個毛線!

她想解釋,男人幽幽的聲音再次響起:

“明知頭髮容易纏上釦子,還不提前處理,事發後一秒鐘就能處理好的事情,你卻花上五分鐘,動來動去。

這樣的情況,你要跟我說無辜?”

隨著話,他手指用力,‘哢’鈕釦直接扯下,她的頭,與他身體分離。

完美驗證:1秒解決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剛剛怎麼冇想到這個辦法?

關鍵是想到她剛纔趴在他身上動來動去,整整五分鐘的時間,她臉紅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,百口難辯!

但,她還是極力解釋:

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真的不是故意,也真的冇想到這麼直接的辦法,正常人都會試著解開的……”

明明鏗鏘有力的聲音,不知為何,在這刻顯得無力。

薄戰夜凝著她羞澀尷尬的小臉兒,薄唇彎一個度,抬手,掐住她下巴,說:

“不重要。你隻需要記住,是我很嫌棄你待在我身邊,而不是你蘭溪溪有資格決定去留。”

言下之意,她能離開彆墅,完全是他不需要。

否則,他若感興趣,她再怎麼想離開,都無法辦到。

說來說去,他厭惡她,不稀罕她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怔。

她知道,一直都知道。

可他在這樣氣氛親密的時候,潑下一盆冷水,是她意料之外的。

果然,將女人玩弄於股掌之間,他很擅長。

……

從薄戰夜離開,回到蘭家,已經是下午三點。

蘭父蘭母知道唐時深的存在後,自然不會為難她,蘭梟知道得依靠她救蘭嬌,也冇為難。

當然,他們不會關心她身體情況,隻對阮慕楓說抓緊治療蘭嬌。

蘭溪溪不介意,能不找她麻煩,已經滿足。

她跟著阮慕楓來到醫院,隻要體檢冇問題,就能正式輸血。

意外的,阮慕楓和肖子與認識,兩人是醫學院的同學。

“阮慕楓,你怎麼和蘭小姐一起過來?”

阮慕楓:“我負責蘭嬌的治療。你們認識?”

“當然,蘭小姐很特彆的,我當然認識。”對九哥而言,特彆。

阮慕楓一笑:“那事情更好辦,她身份和血型特殊,我們親自替她體檢,不要讓訊息泄露。”

“OK!”肖子與愉快點頭,帶著蘭溪溪快速進行一係列的體檢。

體檢過程中,他和阮慕楓聊天,得知輸血救醒蘭嬌的事情,心裡複雜。

按道理說,蘭溪溪應該不希望蘭嬌醒,可她居然這麼樂意幫助蘭嬌,毫不在意?看來,是真的不在意九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