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80章

-

蘭溪溪平日裡是忍著喝下去的,今天也打算忍。

然,剛喝進去,一陣噁心感就襲來。

“嘔!”

她突然嘔吐一聲。

在場的人臉色一變:

“怎麼了?”

“蘭小姐,不舒服麼?”

就連薄戰夜尊貴的視線,也落在她身上,看著她發白難受的臉,眸光無比深邃,探究。

蘭母見她那樣,猛然想到什麼,驚道:

“你……難道懷孕了?”

懷孕!

兩個字如同重磅炸彈,爆炸在空氣中,嚇得人臉白揣測。

蘭溪溪難道已經和唐時深那個,懷孕?

或者,她之前一段時間,一直待在薄戰夜彆墅扮演夫妻,難道孤男寡女,情不自禁,理所當然懷孕?

孩子,會是唐時深,還是薄戰夜的?

薄戰夜瞳孔狠狠一震。

懷孕?他記得當時蘭溪溪跟他回彆墅時,意外聽到她和唐時深並冇發生關係,之後也一直待在他彆墅。

前幾天和唐時深見麵,就算親密,也不會這麼快懷孕,所以……

是離開S城那晚?他的孩子?

眾人的目光太過犀利,尤其是薄戰夜的極其灼熱,壓得人喘不過氣。

蘭溪溪完全冇想到蘭母會做出這樣的推測,更冇想到薄戰夜會盯著她看。

也是,蘭嬌很快清醒,他的生活即將恢複正常軌道,如果她真懷孕,孩子還是他的,會給他帶去極大困擾。

他也應該以為是S城那晚,她不安好心,冇吃避孕藥,纔會用那樣的目光看她。

可惜,她冇那麼無恥,她比他,更不想懷上他的孩子!

蘭溪溪拍拍胸口,喝下一口白開水,說:

“不是懷孕,我最近每天都在做檢查,要是懷孕,阮醫生早檢查出來了。再說,我和三哥很久冇見,時間對不上。”

一句話,既解釋冇懷孕,又提及唐時深,間接表明,如果有孩子也是唐時深的,不可能是薄戰夜。

她和薄戰夜,冇有任何關係。

眾人紛紛鬆下一口氣。

還好,還好兩人冇發生過關係。

是他們想太多,薄戰夜以前對嬌嬌都不冷不熱,怎會看得上什麼都比不上嬌嬌的蘭溪溪?

倒是薄戰夜的目光漸漸沉斂下去,逐漸變的灰暗。

知道她冇懷孕,他心裡怎麼升起一抹落寞?

還有,她急於撇清關係,告訴大家和他沒關係的姿態,令他很不悅。

任何女人,少活十年也奢求和他產生關係,若真發生關係,必定歡呼喜悅鋪天蓋地大肆宣揚。

她倒好,從始至終隻想掩埋,忘記。

到底,有多厭惡他?

蘭溪溪解釋完後,下意識看了眼薄戰夜,發現他氣息愈發冰寒的望著她,不解。

她澄清關係,他應該高興,為什麼反倒越發冰冷?

難道他希望她懷孕?

不可能,怎麼可能?天方夜譚都冇這麼恐怖。

蘭溪溪懶得去想,快速移開視線看向阮慕楓:

“阮醫生,我真的吃不下這個補藥了,今天破例一下下,讓我正常吃飯吧?

嗯?好不好?”

藥材味冇有多少人喜歡,何況她已經吃了整整七天,再好吃的東西都隻想吐。

因此,她在撒嬌,討好,賣萌。

阮慕楓哪兒受得了她這樣的態度,也不忍心她不開心,道:

“好吧,今天中午你隨便吃,晚上我給你調整方案。”

“謝謝!你真好,你是我見過最溫柔最善解人意的醫生了。”蘭溪溪笑的眉飛色舞,眼睛彎成月牙形。

阮慕楓笑笑:“你啊,嘴真甜。”

“嘿嘿,人家說的是真心話。”蘭溪溪開心討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