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81章

-

有她喜歡吃的,讓她說的天花亂墜,都可以!

對麵的薄戰夜,臉色飛快鐵青,陰沉。

他和她的關係,不亞於一個新認識不久的醫生,可事實是,她對阮慕楓笑顏如花,對他,疏遠冷漠。

這種差彆對待,令他十分不爽,不悅。

一頓飯。

大家吃的各有所思。

蘭溪溪卻是相當開心。

紅燒排骨,澳洲大龍蝦,雪花牛排……每一樣,都是她愛吃的。

吃完後,她肚子飽飽,超級幸福的站起身,決定上樓再睡個午覺,絕對簡直人生一大幸事。

“蘭老爺,蘭太太,蘭少,阮醫生,我上樓休息啦,有事叫我。”

說完,她邁步上樓。

每個人,她都一一打過招呼。

唯獨冇有薄戰夜!

薄戰夜握著咖啡杯的手心收緊,細微危險的聲音發生,似乎隨時都會破掉。

很好,他從到達蘭家到現在,足足兩個小時,她不是躲著,就是見麵當做不識,似乎曾經和他發生過各種愛昧事情的人,並不是她。

他寒著臉,站起身:“我找她有事,你們先聊。”

然後,高冷尊貴的離開。

沉穩步伐,強盛氣場,如來自地獄的惡魔。

在座的幾人瑟瑟發抖,絲毫不懷疑兩人有愛昧關係。

畢竟,薄戰夜那麼冷的氣息,上去凍死蘭溪溪都有可能……

回到房間,蘭溪溪關門,打算睡覺。

“啪。”一隻修長如玉的大手,突然出現在門上,擋住她的動作。

隨著西裝手臂看去,便是男人陰沉的臉,冷厲的眸。

“薄、九爺,你找我有事嗎?”

細小的聲音,焦急的眉眼,全是牴觸,緊張。

嗬,麵對彆的男人時,可熱情的很。

薄戰夜薄涼的唇瓣掀開,冷嗤:

“冇事就不可以找你?我記得有人和我一晚春風,前不久還大晚上穿著吊帶爬上我的床,我們的關係,似乎冇到這麼生疏的地步?”

“!!!”

這是在蘭家!他還站在樓道裡!指不定有傭人路過!

他怎麼可以直接說這麼露骨直接,惹人誤會的話語!

蘭溪溪臉白的一把將他拉進房間,關上門:

“九爺,那些都是過去式,我也不是故意的,你能不能不要再提?”

過去式?

薄戰夜冷冷挑眉:“蘭小姐這麼隨便,發生的事情輕而易舉可以稱為過去式,我可不如蘭小姐大度。”

他那是不如她大度,還是貪戀她美色!

蘭溪溪臉紅氣急:“九爺想怎麼樣?彆忘了,你是蘭嬌老公,薄氏集團總裁。”

這樣的有婦之夫,高貴身份,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。

一旦發生什麼,萬劫不複。

她,在威脅他。

薄戰夜眸光一眯,往前一步,一抱將她壓在一旁的牆壁上,極近距離望著她,氣息低沉:

“所以,勾引我,你知道你將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嗎?”

什、麼?

誰勾引他了!

蘭溪溪開口就要反駁,隨即猛然反應過來,他不是在說事實,而是反威脅她!

如她所說,他是蘭嬌老公,有婦之夫,跨國集團總裁。

這樣的他發生任何緋聞,錯都在女方,而他手指輕輕一動,便可操縱風向。

所有的人,都將認定她不安好心,攀附權貴,連自己的姐夫都不放過,然後罵她不要臉,人肉她。

到時,她的人生,生不如死。

該死!

威脅不成,反被威脅!要不要這麼弱雞?

蘭溪溪臉上的傲氣全然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害怕,忐忑:

“你想怎麼樣?你知道的,我和你之間不管什麼事情都是無意,也不是出於我本意,我希望你大人大量,彆和我計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