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84章

-一般而言,盛琛這樣大人物的居家地址,不會輕易暴露。

關鍵是,肖子與很想知道是什麼辦法,再者,約上九哥,指不定還能再看九哥發一次瘋。

他回覆:【晚上正好我和四哥有個局,地址和上次一樣,你過來吧。】

蘭溪溪糾結。

親自去?萬一薄戰夜在怎麼辦?

可不去,時間已經迫在眉睫,而且能親自給盛琛講解,是最好的。

算了,還是去吧,有盛琛和肖子與在,她不信他還能對她怎樣。

“你要出門做什麼?”然而,當蘭溪溪準備離開時,蘭母卻攔住了她。

蘭父目光也落在她身上:“嬌嬌眼看就要清醒過來,最後幾天時間,最好不要出門,免得惹事,對你不好。”

說的好聽,實則不就是怕她給蘭嬌染上不好的傳聞?

蘭溪溪本來不想去,可他們越如此,她越不想做他們的傀儡,奴隸。

她嘴角一勾,道:

“抱歉,我今晚必須去呢,因為……”

“盛爺約我有事,我得罪不起,如果你們有誰能得罪,不凡親自給盛爺打個電話?說我不能去?”

盛爺?

在帝城能被稱為爺的,除了九爺,便是盛琛。

盛琛為人,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但凡提起這個名字,便是聞風喪膽。

蘭父蘭母臉一白:“盛爺找你做什麼?”這丫頭不是掃把星嗎?怎麼能攀上那麼多好關係?

蘭溪溪不答,而是說:“既然你們冇膽子,我也冇膽子,再見啦~~”

蘭父蘭母:“……”

“看她那高傲的樣子,要是翻身,哪兒會記得我們?不整我們都是好的。”

“還是嬌嬌好,即使成為戰夜的未婚妻,也對我們孝順討好。”

“哎,這同樣是女兒,差距怎麼那麼大!”

……

夜寐。

一如既往的五光十色,繽紛嘈雜。

舞池內的男女們,永遠都在晃動自己的身子,熱情洋溢,好似不知道疲累。

包廂,幾抹尊貴的身姿坐在裡麵,帶著與身俱來的尊傲。

“大哥,你把我們叫來這地方做什麼?”

“難道有特彆的美女,請我們嗨?”

薄正德掃幾人一眼:“你們腦子裡就不能裝點正事?之前說每個人分工合作,試探蘭嬌,為什麼冇有采取行動?”

幾人委屈道:“我們也想啊,可蘭嬌一天到晚待在家裡,九弟也好像防著我們一樣,壓根進不去他彆墅,怎麼試探?”

“就是,有心無力。”

“大哥你又有什麼成果?”

薄正德嗤笑一聲:“自然比你們有成果,不出意外,今晚會大豐收。”

“啊?這是什麼意思?”幾人紛紛皺眉。

聽大哥語氣,笑意甚濃,是真有發現?

薄正德打開筆記本電腦。

那裡麵,居然是隔壁包廂,薄戰夜幾人的畫麵!

他義正言辭說:“這段時間,我一直在暗中觀察,發現一件很蹊蹺的事。九弟所在的彆墅,我讓物業上門兩次,均不見女主人,如果蘭嬌真在備孕,不可能有物業上門,都不出現。

然後,昨天九弟去了蘭家,明明冇帶蘭嬌,隻身前往,可吃飯時,蘭嬌卻在餐桌上,更詭異的是,蘭嬌冇同九弟回家,結果晚上,蘭嬌發兩人恩愛睡覺動態。

這裡麵,絕對有鬼。”

天啊,居然有這樣的事情?

為什麼聽起來很詭異?

幾人瑟瑟發抖,盯著螢幕:“今晚一定要看出個端倪!”

那邊包廂。

薄戰夜幾人壓根不知被監視,畢竟以他們的身份,誰敢不怕死上前招惹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