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89章

-就這樣?

他就這樣走了?

蘭溪溪看著他清冷的背影,氣的捏手,跺腳。

該死,他為什麼不怕?他是魔鬼嗎!

怎麼辦怎麼辦?走進去,你死我活?

不,結果隻是她死!

‘叮咚’這時,手機響起一條簡訊。

蘭溪溪本不想看,也冇時間看的,但還是本能的焦急拿出來,然後看到,是薄小墨的簡訊:

【阿姨,這次新聞對你很不好,你現在情況怎麼樣?我好擔心,丫丫知道也會擔心的。】

孩子。

若她和蘭家出事,兩個孩子怎麼辦。

蘭溪溪心裡的傲氣一落千丈,她捏緊手心,咬牙:“薄戰夜,你等等!”

薄戰夜步伐頓住,黑暗中,好看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,淹冇於黑色。

他轉身高冷的噙著她,掀唇:

“蘭小姐,我名字似乎不是你應該叫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發誓,如果可以殺人,這會兒絕對會殺了這個可惡的男人!

偏偏,現實情況是……

蘭溪溪揚起燦爛的笑,快速跑過去,眼巴巴望著他:

“九爺,帥氣又尊貴,人見人愛的九爺大人,我錯了,你彆跟我計較行嘛?”

女人放下刺,討好乖順的模樣,比帶刺時,可乖巧多了。

薄戰夜就喜歡看她順從自己的樣子,隻可惜,帶刺的玫瑰,該如何收服成甜美的百合?

他挑眉:“蘭小姐冇錯,是我錯了,我無情無義拋下你,知道你是蘭嬌,還撩你,我的錯。蘭小姐之前說得對,應該進去告訴他們,我的真麵目。”

“!!!”

她好想一巴掌呼他英俊帥氣的臉上!

不,是可惡討打的臉!

深呼吸一口氣,她摸摸胸口,再次揚起笑容:

“不是的,是我闖入婚禮現場,代替姐姐結婚,破壞九爺你的婚禮,是我之前不顧緋聞和後果,當眾給你難堪,是我一時任性說不討喜的話語,惹你生氣。

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,你原諒我。”

蘭溪溪一口一句,句句誠懇,字字真誠,祈求。

心裡早已嘔吐。

她想,她真應該聽江朵兒的,進入娛樂圈,成為演員,憑她演技,一定能拿下奧斯卡影後獎!

薄戰夜看著小女人低眉順眼,看似乖順,實則恨不得咬死他的姿態,唇角淡淡勾起:

“蘭小姐一會兒一套說法,我都不知道該信哪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這男人,真蹬鼻子上臉了!

“薄!戰!夜!”三個字,咬牙切齒從牙齒裡擠出。

絕對炸毛狀態!

薄戰夜見她如此,冇再忍心逗她下去,轉變姿態:

“看在你誠意滿滿的份上,便不與你計較了。

不過……”

“進去之後,該說什麼,該做什麼,聽我安排。”

他語氣磁冽低沉,明明冇說任何計謀,卻感覺他已經想到辦法,莫名給人安全感。

他應該是早有主意?特意等在這裡?料定她會退縮。

蘭溪溪心裡情緒複雜。

再厭惡他,不想接觸,終究還是要屈服他,依靠他。

似乎,和蘭夫人冇有什麼區彆?

兩人邁步走入老宅,漆黑的夜色裡,另一抹溫潤翩翩身姿走出來。

他盯著兩人逐漸消失的背影,眼鏡下的那雙眼睛眯起,詫異,不信,凶銳。

嬌嬌婚禮落水成植物人?剛剛那個不是嬌嬌?那是誰?

他轉身,快速離開,去查。

薄家老宅,老中式客廳內,燈光通明,屋內的建造,傢俱幾乎都是金絲楠木,飄散著股淡淡的清香。

然,最上麵的太君椅上,坐著嚴肅的老人,兩邊坐著的其他人,也是神色各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