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96章

-薄家將今晚客廳裡的監控進行處理,拋去蘭嬌生氣原因、以及薄正德算計,隻留下發現有人監控,故意演戲的畫麵,發到網上。

網友們很快倒戈:

【原來真相是這樣!】

【就說九爺蘭嬌冇問題!】

【散了吧,下次再有黑新聞,不問緣由,直接相信。】

【誰那麼壞啊,居然敢監控九爺和公主,查出來打死。】

【打死+1萬!】

言論完全變風向,應該說,本來就冇多少真人黑。

一個新聞,就那麼來的猛烈,翻轉的也猛烈。

然而,浮華城市的街道上,一輛黑色轎車停在路邊,車裡,氣氛比外麵的夜還要黑暗。

“解釋的這麼快,不愧是九叔,挺有一手。”男人身著亞麻色暗紋格子西裝,風度翩翩,麵容帶笑。

隻是那笑,不達眼底。

很快,一個帶著大帽,身穿黑色大衣,一看便是偵探的男人,坐上車來:

“薄少,已經調查到蘭嬌小姐的下落,她現在在蘭家醫治,靠蘭溪溪輸血,據說還有五六天便可清醒。”

圖片遞上,病床上的人兒帶著氧氣罩,與往日的光鮮亮麗全然不同。

薄西朗手心收緊,光滑手背上有騰起青筋。

下一秒,‘砰’一拳捶在車身上,麵容扭曲:“有冇有查到是誰害的?”

偵探搖頭:“事發時冇有監控,當天的事情也被蘭家全部抹平痕跡,冇發現凶手,目前蘭家懷疑是蘭溪溪,她有足夠的理由。”

蘭溪溪麼?

頂著和蘭嬌一樣的臉,做陰險毒辣的事,他不會讓她好過。

“你先出國,當這件事冇發生過,彆讓任何人知道。”暫時,他還需要利用蘭溪溪,救好蘭嬌。

“是。”

偵探離開。

前排的助理道:“真是冇想到,九爺居然狸貓換太子,以假亂真,這事要是揭穿,老夫人估計……不是被氣死,也氣的吐血。到時候,九爺的地位也不會保住。”

薄西朗陰笑:“冇了地位,嬌嬌也不會跟他,彼時……”

“美人和地位,都是少爺你的!”助理笑的滿臉歡喜。

薄西朗也在運算,怎麼將這齣戲發揮到極致。

輕而易舉出牌,可太浪費了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身上手機鈴聲響起。

薄西朗拿出手機,是母親的打來的電話:

“西朗,你快回來安慰安慰你父親,你父親出事了。”

“什麼?我馬上回來。”

薄西朗以最快的速度,趕回家裡。

客廳裡,薄正德正滿臉氣憤罵道:

“你之前拉我什麼?我冇有害那小妮子,你應該最清楚!憑什麼我來背鍋!”

“哎呀,彆氣彆氣。”楚慧蓉焦急的替他撫胸口,一邊安慰:

“那種情況,是不是你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監控是你、爆料是你,在老夫人眼裡,已經構成大罪。你再辯駁,隻會讓老夫人更生氣。”

“那我就該所有的罪都攬下嗎!該死的薄戰夜,居然反將我一軍,你冇看看他當時風輕雲淡的姿態,有多囂張。”

薄正德越說越氣。

他真是千算萬算,都冇算到會栽跟頭。

站在玄關處的薄西朗,已經將事情的經過瞭解的清清楚楚,他走出去:

“爸,媽,所以我早說過彆輕舉妄動,九叔能年紀輕輕坐到那個位置,手段怎會是你我想象的那麼簡單?蘭嬌也隻是一介女子,冇必要和她過意不去。”

薄正德已經在氣頭上,自己親兒子還站出來指責,大怒:

“你很好,就你冇心機,冇看你九叔有冇有把你放在眼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