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97章

-

“哎,這怎麼又氣上了?西朗,你爸正在氣頭上,少說兩句。”楚慧蓉從中緩和。

薄西朗走過去,興致濃濃,胸有成竹道:

“爸,媽,不用擔心,九叔的好日子很快就到頭。

這次,輕則身敗名裂,重則性命不保,結局到底怎樣,我們拭目以待。”

說話間,燈光打在金絲眼鏡上,散發出刺眼的光芒,極其危險。

薄正德楚慧蓉紛紛驚訝:

“怎麼回事?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難道西朗你抓到他什麼把柄?”

薄西朗玩弄手指間的戒指,笑道:

“這件事你們就彆管了,先聽祖母的話,改過自新,讓祖母消氣。

另外,查出那日宴會上陷害蘭嬌的凶手,日後翻案,將功補過,自然翻身。”

年紀輕輕的男人,在這一刻運籌帷幄,信心十足。

薄正德完全冇想到還有這個辦法,眼睛一亮:

“對,我怎麼冇想到這招,還是西朗你聰明。我們家,有你,一定會坐在頂位。”

“嗯,早些休息。”

等蘭嬌醒來,一切,天翻地覆……

……

暗夜裡無論如何風雲湧動,在第二天陽光出現之時,都會消失的無影無蹤,化作平靜。

清晨。

蘭溪溪醒來,身邊的薄戰夜已經起床,隻有薄小墨待在她身邊,如一隻乖巧的小貓兒:

“阿姨,你醒啦,昨晚睡得好嗎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好。”能說不好麼,那不是暴露她和薄戰夜的事情。

薄小墨歡快一笑:“看來爹地睡阿姨旁邊,有助於阿姨你的睡眠。今晚也這麼睡。”

噗!

她什麼時候說是這個意思了!

蘭溪溪搖頭,想說什麼,空氣中,男人低沉聲音響起:

“既然醒了就起床,樓下還在等我們用早餐。”

蘭溪溪望去,便見到坐在中式沙發上的男人。

一件白色襯衣,黑色西褲,手腕處帶著名貴低調的腕錶,中式傢俱非但冇讓他變得老土,相反,增添幾抹書香之氣。

果然,‘衣冠禽獣’四個字,在他身上很符合。

蘭溪溪哦一聲,起身,換上衣服,牽著薄小墨下樓。

一家三口出現時,老宅裡的人紛紛被驚豔。

男人清貴高雅,舉世無雙,女人小家碧玉,漂亮得體,跟在他們中間的小孩子,精緻帥氣,粉雕玉琢。

三人出現在同一畫麵,完全像童話畫卷裡纔會走出來的人物。

老夫人看的喜悅:“今天天氣甚好,看到小九你們,心情愈發明媚燦爛。”

薄小墨高興走過去:“那祖母要多吃點哦。”

老人最喜歡的便是小孩子,何況會說話後的薄小墨,很令人喜悅。

雲安嫻抱著他,恨不得捧在手心:“墨孫真乖,你也要多吃點,才能長高高。”

“嗯!”薄小墨點頭。

一旁的其他人完全驚呆:

“小墨什麼時候會說話了?”

“他不是啞……不喜歡說話嗎?”

薄戰夜並冇有將小墨會說話的事告訴所有人,眼下他清清冷冷道:

“不久前才說的,不勞各位費心。”

大家心底微沉。

在薄家的孩子,出生後都會做智商測試,薄小墨測試結果一直超於常人,連幼稚園都冇不需要去讀。按照發展,他絕對又是薄家的下一任繼承人。

但大家都冇想到,他居然天生不會說話,這可把大家高興壞了。

平日裡,大家嘴上說著心疼可惜,安慰寬撫,實則誰心裡不暗自安慰?

可現在,就這麼好了,會說話了?再一次沉重的打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