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98章

-

薄西朗看薄小墨一眼,心裡猜測,突然會說話,難道和假蘭嬌有關?

不管如何,眼下以不變應萬變,他優雅自得吃著飯。

“嬌嬌,今天和奶奶去太古湖邊走走吧。”雲安嫻開口。

每到陽光出現的日子,都對外界心之嚮往。

蘭溪溪握著筷子的手微緊,揚起笑容:

“奶奶,我也很想陪您去,但昨晚和戰夜約好,去公司幫忙處理事務,最近公司的事情也比較多,怕是不能陪您。”

薄西朗知道,她在撒謊,但他不介意幫一把。

畢竟,九叔和這個假蘭嬌做的假越多,日後解開,罪惡越多。

他侃侃笑道:“祖母,九叔和九嬸兒剛和好,感情正深,何況我父親職位暫時卸下,公司很多事務也落到九叔身上,就彆為難九叔九嬸兒了。

我今天正好冇事,陪祖母散步。”

雲安嫻自然是希望兩人多相處的,眼下又有人陪她,她笑道:

“好好好,我呀就不棒打鴛鴦了。”

蘭溪溪尷尬,她和薄戰夜算什麼鴛鴦,仇家還差不多。

她說:“奶奶,等忙過這幾天以後,我一定陪您。”反正到時候是蘭嬌,蘭嬌必然很樂意討老人歡心。

薄戰夜心思縝密,看一眼對麵的薄西朗,眸光微深。

飯後。

和蘭溪溪離開老宅,坐上車後,他道:

“這幾天謹慎處理,若薄西朗問起什麼,回答不上的問題直接避開。”

蘭溪溪皺眉:“啊,為什麼?他剛剛還幫我們說話,不是挺好的?上次也的確是他救了我。”

小聲音裡帶著感激。

薄戰夜冷嗤:“那點事情就讓你迷失理智,蠢得可以。”

他為她做那些,怎麼從來不見她說一聲好?

蘭溪溪小手握成小拳。

在她看來,薄西朗信她,幫她,就是比他好。他纔是最蠢的人,老婆不知給他戴了多久的綠帽子,還毫不知情。

薄戰夜又道:“昨晚他父親受罰,再好的人品今天都不可能對我們笑的出來,何況是他笑裡藏刀的人品,其中必然有蹊蹺。

另外,最近幾天,想安然無恙,就好好聽話。”

當初結婚,是想護她周全。

現在,自然也不希望一切功虧一簣。

畢竟其中牽涉的利益太多。

蘭溪溪很想說,他就冇想過薄西朗是覬覦他老婆,才幫的忙?

但看著他冷漠高貴的臉,她不想惹禍上身,配合點頭:

“嗯。”

正在開車的莫南西也道:“蘭小姐你一定要當回事,老宅的人個個是精,稍不注意怎麼栽進去的都不知道。九爺這也是為你好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為他自己,和蘭嬌好吧。

看破不說破,她笑道:“嗯,謝謝莫助理,謝謝九爺。”

莫南西又說:“好巧不巧,在最後幾天住老宅,總感覺心裡有不好的預感。蘭小姐,你一定要記住,你扮演的是蘭嬌,愛九爺的,大多數時候都很主動,彆讓外人看出端倪纔好。”

他發誓,心裡雖然有點小心思,想幫助九爺和蘭溪溪,但更多的是不希望兩人出事。

蘭溪溪被囑咐的心煩。

昨晚老宅的大戲,成功,毀的是彆人,失敗,害得是自己。

好壞,隻在一念之間。

她現在最後悔的就是昨天出門,如果時光可以倒回多好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

這時,手機突然響起鈴聲,打破思緒。

蘭溪溪回神,拿出手機,便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。

是——

三哥。

唐時深。

應該是看到昨晚的新聞,打電話來問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