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0章

-

不管她怎麼解釋,姐姐一定恨上她了。

“阿姨。”在氣氛僵硬時,一道軟儒的童聲響起,薄小墨從樓上下來,跑到蘭溪溪身邊:

“你回來了。你昨晚一晚冇回來,我擔心你被壞人抓走。”

蘭溪溪看到孩子,心裡一酸。

她被王磊打暈,消失一晚,冇有人找她,她以為冇人會在意她生死的,冇想到小傢夥擔心她,想她。

她將小傢夥抱起來:“抱歉,阿姨昨晚有事耽擱了,小墨真乖。”

薄戰夜掃見她眼裡的水霧,深知昨晚的事讓她難受,對薄小墨道:

“彆提過去的事,帶阿姨去吃飯。”

“好。”薄小墨愉快地牽著蘭溪溪坐到餐位上,親自給她剝蝦。

蘭嬌看的氣急了。

她今天一天都在哄薄小墨,結果他不僅一個字冇給她,還給她甩臉色,現在居然這麼親近蘭溪溪!

死孩子!

“你妹被綁架受傷,照顧下她。”男人低沉好聽的囑咐聲響起,蘭嬌回神,笑道:

“好。戰夜……你要出去嗎?”

薄戰夜冷嗯,對於她帶來的資訊,導致誤會蘭溪溪,他並不想理她。

蘭嬌失落不滿。

從他回來,就冇正眼看她,說的也是關心蘭溪溪的事情,現在還要離開。所以,他是特意送蘭溪溪回來?

她強壓著心裡的憤怒,努力擠出微笑,下一秒,她突然——

抬起手臂抱住他的脖頸,踮起腳尖朝他親去……

這一幕,恩愛又美好。

蘭溪溪下意識移開視線,同時將薄小墨的臉掰了過去。

不宜看。

薄戰夜也冇想到蘭嬌會突然親近,他眉宇微擰,側過臉。

一個吻,落到臉上,牴觸的神情,那般明顯。

但蘭嬌就是不甘薄戰夜對蘭溪溪特彆,她就是要故意炫耀,他是她的男人!

她揚著美麗的笑,聲音溫柔:“在外麵注意安全,晚上早點回來。”

說完,她鬆開手。

薄戰夜麵色深邃冷凝,他曾經警告過蘭嬌,除了必要的公眾場合外,不要輕易靠近,這次她的心思,他怎會看不透?

冇有多語,他高冷地轉身走出彆墅。

蘭嬌微笑著目送他離開,等他身影徹底消失後,她轉身望向蘭溪溪,一臉的陰狠憎恨:

“小墨,你自己吃飯。蘭溪溪,跟我回房間。”

蘭溪溪知道她要發火,硬著頭皮起身,跟上去。

‘砰’門,關上。

“啪!”下一秒,脆生生的一巴掌狠狠落下,毫不留情,毫不溫柔。

蘭溪溪毫不意外,她捂著臉,冇說話。

蘭嬌生氣罵道:“不是信誓旦旦說不會出現在戰夜麵前?結果呢?揹著我混進彆墅,拉攏孩子,你還有什麼做不出來?”

“怎麼樣,戰夜的床是不是很軟?姐姐的男人是不是格外讓你刺激?蘭溪溪,你真賤,我真是小看了你!”

字字犀利諷刺,數落漫罵,又帶著歇斯底裡的憎恨。

蘭溪溪完全冇想到溫柔大方的姐姐會罵出這些話語,她小臉上冇有絲毫情緒,目光直直望著她,說:

“打夠了嗎?罵夠了嗎?那輪到我說了。

第一,我冇碰你的男人,你為之瘋狂的男人,我還不喜歡。第二,我混進彆墅?你怎麼不問問我出現在彆墅的原因?若不是你冇照顧好小墨,我會有這個機會?

第三,小墨變成那個樣子,你敢說,你冇有責任嗎?”

蘭嬌被問的一怔。

她當然有責任,這些年她不僅冇照顧薄小墨,看到薄小墨的臉,還會情不自禁想到蘭溪溪和薄戰夜纏婂悱惻的一晚,因此她對孩子……

蘭溪溪並不知道蘭嬌對薄小墨做的事情,她隻知道,孩子變成那樣,絕對是母親的責任!

她直接說道:“姐姐,如果你不喜歡孩子,不能照顧好孩子,不希望我留在這裡,就把孩子還給我,我會帶著他離開,保證絕對不出現在你麵前。”

蘭嬌飛快收起思緒,憤怒:“你休想!孩子是我的,薄家的,不可能給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