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01章

-說著,他雙手合十做請求狀,妥妥的追星青少年一枚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原來是小事情。

她想,以薄戰夜的能力搞到那些人的簽名,絕對不是難事,開口就要應答……

薄戰夜卻在這時,握住她的手,對薄春風道:

“冇空,很忙,你有這些時間追星,不如把心思放到事業上。若再來問這種無聊的問題,去祠堂和你大伯一起抄寫經書。”

丟下話語,他拉著蘭溪溪,直接回屋。

房門關上。

蘭溪溪不解望向薄戰夜:“怎麼了,就簽名而已,你容易搞定的,乾嘛對他這麼冷?本來你在家裡就幺妹一個友人,多收點自己的人不好嗎?”

薄戰夜掃她一眼,冇說話,拿出手機一一搜尋剛纔薄春風說的幾位明星。

結果,劍眉一蹙:“好好看看,要不要收為己用。”

手機扔到手裡。

蘭溪溪拿起來,一看,整個人都被嚇到。

方纔薄春風說的王楚墨,並不是流量明星,而是一個不知名寫詞人,並且已於三年前去世!

問一個死人的簽名!分明是試探!

“好險,我剛剛差點說可以得到,而以蘭嬌對圈內人的瞭解,應該會第一時間提出反問,所以一對比,我直接露餡,幸好你謹慎。”

蘭溪溪後怕有餘,隨即又吐槽道:

“我說你們家是甄嬛傳吧,處處是坑,句句是劍,一不小心就萬劫不複,還讓不讓人活了。”

薄戰夜長眸眯起:“人心本就如此,即使親生父母,也不可相信。”

蘭溪溪愕然,看著燈光下孤寂挺拔的背影,忽然覺得,他能在這麼勾心鬥角,險象環生的環境裡長大,實屬不易。

因為這些,才鍛造他冷漠的性格。

她平複下情緒,問:“你說,他到底知道什麼了?我該怎麼辦?”

薄戰夜斂去周身冷寒氣息,望向她,掀唇:

“隻是試探,應該是懷疑,保險起見,你今晚瞭解一番圈內的人和事,看看蘭嬌的工作資料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另一邊,房間。

薄春風一回房間,他的老婆楚初寧就迎上去:“怎麼樣,有冇有問出什麼?她怎麼回答的?”

自從他們第一次發覺蘭嬌不正常,就日日看關於蘭嬌的所有節目,最後發現,以前的蘭嬌清瘦傲然,氣質出塵,現在的蘭嬌,豐腴多姿,臉蛋可人,完全兩種不同的氣質。

人若換相,必有緣由。

他們得出結論:蘭嬌要麼整容,要麼有假!

現在,一定要確認下來。

薄春風坐到沙發上,喝一口水:“冇回答,九叔很生氣我重心不對,拉她回房間了。但她當時的樣子,明顯是要回答的,看不出什麼問題。”

楚初寧坐過去,皺眉:“那就是整容?”

“不是,剛剛近距離看,她的臉冇問題,不像動過刀。而且她臉蛋乾淨的不染纖塵,和蘭嬌一模一樣,卻又總覺得哪裡不一樣。”

薄春風回想著剛纔蘭嬌望他的眼神,思緒飄忽,最後篤定道:

“偏向後者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楚初寧道:“假的?那我們接下來一定要試試了!”

“嗯,真假孫悟空都能降服,她,還不簡單麼?”

漆黑的夜,瀰漫出濃濃危險。

蘭溪溪再一次和薄戰夜躺在一起。

今晚的她,冇有侷促,心裡滿是薄春風問死人的事情。隻有幾天時間,最關鍵時刻,可一定不要出問題。

第二天一早,她很早醒來,搖薄戰夜:

“嗨,醒醒,我們今天早點去公司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