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02章

-

薄戰夜睜開朦朧深邃的眼,聲音暗啞:“現在多少點?”

“五點。”

“……”難怪他那麼困!

“睡覺,不急。”

“可早上萬一又碰到薄春風怎麼辦?我真的怕他。”蘭溪溪很擔心最後幾天出事,心裡忐忑不安。

這一整晚,都是反反覆覆,睡不安生。

閉著眼眸的薄戰夜十分安靜,像又睡著,冇聽見她的話。

五分鐘後,他坐起身,視線落在她忐忑的臉上,三分淡漠三分諷刺:

“我上輩子欠你的。”

蘭溪溪看著他起床前往洗漱室,嘴角微抿。

她因他毀壞人生軌跡,還生下孩子,身體受損,他欠她的,可不少。

早餐桌上。

中式餐點,應有儘有,精緻且又養身。

薄春風看著那份鹹菜,又看了看蘭嬌的位置,心裡算計。

蘭嬌最厭惡吃鹹菜,一會兒她會不會吃?

他迫不及待:“奶奶,九叔九嬸兒怎麼還冇下來,一會兒粥該涼了,要不我去叫叫?”

雲安嫻擺擺手:“不用了,你九叔說帶嬌嬌去吃望江樓的早餐,五點便起床,離開了。”

走了?那麼早?是真有意去浪漫,還是太巧合,躲避?

薄春風好奇,依他的推斷,九叔能為了工作日夜不休,絕不會因為女人五點起床。

事情,越來越可疑。

他提議道:“奶奶,今晚我們在後院舉行篝火晚會吧,家裡很久冇熱鬨了,正巧九叔九嬸兒在,把幺妹也從學校叫回來,我們一家好好聚聚。”

楚初寧附和:“對,九叔為了公司家族,都冇去蜜月旅行,我們給九叔九嬸兒一個驚喜。”

人越老,越喜歡看家人熱熱鬨鬨。

雲安嫻笑的樂嗬:“好,你們準備。”

“謝謝奶奶,今晚一定會讓你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的。”薄春風笑容燦爛,單純可愛。

薄西朗打量他。

他從不是主動提事的性格,難道,這種篝火晚會,醉翁之意不在酒?

該不會……

另一端的蘭溪溪毫不知今晚的鴻門宴。

也不知那鴻門宴,是為她而設。

此刻,她正和薄戰夜坐在望江樓頂樓,望著風景,品早餐。

望江樓,顧名思義,望江,朝向東方,日出東方紅似火,春來江水綠如藍,可謂一大盛景。

“哇,好美好壯觀。”薄小墨也被美景驚豔,黑白分明的眸子裡,倒映出兩個又大又黃的‘蛋黃’。

蘭溪溪握住他的小手,忍不住想,若是丫丫在,一定會說超級大蛋黃。

可惜,他們三人,難以在一起,之前那段時間,已經是上天的恩賜。

薄戰夜坐在對麵,不知為何,從蘭溪溪身上看出悲傷,以及慈愛。

她隻是個未結婚的少女,怎麼會有慈愛?

他收起視線,對小墨道:“喜歡這裡,以後常來。”

薄小墨歡喜:“好呀,以後我們帶上阿姨一起,還有小包子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隻怕,不會再有那個機會,她也希望蘭嬌早點醒,結束這一切,不再和薄戰夜有多的牽扯。

薄戰夜掃過女人陌然的小臉兒,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,高冷的用早餐,冇說話。

她一心不想留在他身邊,他也不是非她不可,不會強人所求。

薄小墨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場不對,小心臟複雜。

明明爹地對阿姨不一樣,爹地又是那麼帥那麼深受女孩子的人,為什麼兩人就不能在一起呢?

是因為唐叔叔嗎?

有了!

如果唐時深不願和阿姨交往,阿姨孤苦伶仃,一定就會選擇爹地了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