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04章

-

“你讓我怎麼平複情緒,我肚子裡懷著你的孩子,你這幅表情,我覺得我和孩子都被下了生死薄,你為什麼那麼狠心?這是你的孩子啊。”

她是第一次懷孕,情緒難免慌張。

唐時深何嘗又不是第一次麵對這種情況,他道:“所以,誰讓你當初任性?”

吳莉音一怔。

任性?

是,她是任性,可他不也享受了嗎?

“現在你是在怪我,不肯承認這個孩子?好,唐總,你真讓我刮目相看。”吳莉音一把甩開他,將手拿包砸到他臉上,轉身就走。

她是主動勾他,睡他,但他連孩子都不要,還是傷到她的心。

她冇必要,再繼續輕賤自己。

唐時深僵在原地,臉上因她的手拿包拉鍊,滑出一道明顯的血痕。

周安端著牛奶進來,正好看到吳莉音氣沖沖離開,而唐時深受傷的畫麵。

“總裁,怎麼了?她怎麼走了?”

唐時深頭疼,不知如何處理。

他以為他和吳莉音的事情是過去式,現在突然再次帶著孩子闖入他的世界,他該如何抉擇?

留下孩子,必然要對吳莉音負責。

拋下孩子,自己的骨肉,一條鮮活的生命,如何捨得?

而蘭溪溪那邊,又該怎麼解釋?

她,是他三十年來,第一個動心,刮目相看的女孩兒。

要放棄愛情,遺憾終身?

想到放棄蘭溪溪,唐時深心裡便覺硬生生刺痛。

他在辦公桌坐了整整一天。

臨近七點,S城雨霧濛濛,天色黑沉。

周安突然衝進辦公室,焦急道:“總裁、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

唐時深抬眸:

“什麼事?”

周安拍拍胸口。

深喘幾口氣,然後說:

“吳小姐在清水河邊,想要跳河。”

什麼!

唐時深起身,一個健步衝出去。

車子以最快的速度開到清水河。

唐時深打開車門下車,便看到站在河邊如同風中玫瑰的吳莉音,漂亮,凋殘,灰暗。

他走過去:“吳莉音,過來。”

吳莉音轉眸看他,那雙好看的眼睛再也不如往日妖媚,而是毫無感情:

“你彆過來。我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可悲,像你說的,我下賤,不知自愛,用手段爬上你的床。

可即使我丟棄了我的尊嚴,你還是對我不看一眼,我是不是像個笑話一樣?”

唐時深:“……”

他的確厭惡用手段的人。

但說到底,還是父親聯姻,他為了蘭溪溪假意答應,才導致後來的情況。

責任,不是她一個人的。

重要的是,現在需要安撫她的情緒。

“吳小姐,想想你的父母,你肚子裡的孩子,即使為了他們,你也不應該做傻事,乖,過來。”

他聲音輕聲細語,麵容溫潤。

吳莉音卻愈發淒涼,可笑自嘲:

“我的父母眼裡隻有家族,冇有我的存在,至於孩子……你不是不要他嗎?他不會來到這個世界上。”

唐時深擰眉:“我什麼時候說過不要他?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要他嗎?”吳莉音帶有期望,雙眸期待。

在這個時候,唐時深不想刺激她,一天的思考結果,也讓他不忍心做殘忍的人。

他道:“嗯,”

“真的嗎!你要寶寶了!”吳莉音瞬間激動開心,轉過身來,直接跑到唐時深麵前,撲入他懷裡:

“太好了,寶寶有爸爸了,我不用自殺了。那個水好冷,裡麵還有蟲子,我好怕。”

唐時深:“……”

這是一個自殺之人該有的思想?

他怎麼覺得,他上了她的道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