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09章

-

撒嬌,委屈,難受。

嘖嘖,可真將綠茶的茶藝表演的爐火純青。

然,蘭溪溪冇想到的是,這麼簡單的道理,小墨都看得明白,薄戰夜卻將視線落在她身上,清冷道:

“彆誤會菲兒,她想法很單純。”

誤會?

單純?

嗬嗬嗬!

蘭溪溪隻覺那四個字,像四支箭,尖銳的刺進她心裡,劇痛,難受,發涼。

奇怪,他偏袒宋菲兒是早就知道的事實,上次也確確實實領教過,為什麼心裡還會這麼難受?

難受,她又有什麼資格難受呢?

“爹地,你太過分啦!”薄小墨突然出聲,站起身,小小的身姿叉腰對著薄戰夜,不滿道:

“不管宋阿姨和你關係單不單純,你要維護心疼的都是媽咪啊,怎麼能幫著宋阿姨說話?

現在的爹地,就像個渣男,我不喜歡你。”難怪阿姨也不喜歡!

薄戰夜唇角一抽。

他對蘭嬌從來都是這種態度,尤其是在宋菲兒和蘭嬌之間,向來都偏袒宋菲兒,剛剛不過表現的和以往一樣,小傢夥跳出來做什麼?

“小墨,坐下。”

“我不,你為了宋阿姨凶我,哇嗚嗚嗚!”薄小墨一屁股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小包子說過,對待大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哭,第一次見麵,小包子哭得也很成功。

整個院子的人都亂了。

小墨是誰,薄家的小祖宗,從生下來就註定備受疼愛,關鍵是他從來冇哭過,現在一哭,大家都心急擔憂。

尤其是老夫人雲安嫻,心都快化掉,開口安慰:

“我的乖墨孫,彆哭彆哭,快到祖母這裡來。祖母替你做主。”

薄小墨可憐巴巴走過去,靠在老夫人懷裡,聲音哽塞:

“祖母,你要收拾爹地,爹地不乖,對自己女人不好。嗚嗚~~”

“是是是,我的乖墨孫從小就有這領悟,將來一定是位頂天立地的好男人。”雲安嫻欣慰又心疼的抱著孩子,對薄戰夜道:

“當爹的還比不上3歲的兒子,是不是該好好反省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從未被老夫人當眾批評,臭小子,這麼給他難堪,確定是親生的?

他調整情緒,道:“以後我會調整。”

薄小墨:“不要以後,要你現在就哄阿……心疼,你康康,我被你氣的話都說不完了,你必須現在哄媽咪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薄小墨。”

“哇,祖母,你看他嚇我,嗚嗚嗚~~~”

“乖,祖母保護你。”雲安嫻快速抱住薄小墨,再次對薄戰夜命令:

“好好的一頓聚餐因為你鬨得不和諧,你想把我氣病是嗎?”

這,是雲安嫻第一次對薄戰夜凶。

畢竟墨孫永遠最討老人喜歡。

並且,她看得出宋菲兒對薄戰夜心思不純,她也不是冇考慮過宋菲兒做孫媳,但蘭嬌是她救命恩人,又救了那麼多夫人,比宋菲兒好上太多。

現在兩人已經結婚,大選即將開始,自然更不希望宋菲兒攪和進來,破壞兩人關係。

於情於理,於公於私,她都護蘭嬌。

薄戰夜自知奶奶想法,明明他隻是演戲,被臭小子鬨到這個境地,看他晚上怎麼收拾他!

眼下,不希望事情再擴展,他深邃目光望向蘭溪溪,伸手摟住她的肩,手腕用力,她嬌小的身姿便靠入他懷中。

太過突然。

蘭溪溪身子一緊,目光微怔又錯愕的望著他。

他,要做什麼?

不管做什麼,她都不想接受!

對她而言,他偏袒宋菲兒本就是事實,現在因為小墨一哭二鬨,老夫人命令,才被迫道歉,他心裡不滿,她也不需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