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13章

-她道:“一直會點皮毛,前段時間冇事多多練習了下,冇想到正好派上用場。”

她說的很自然隨意,但那麼精彩的舞,她竟不以為意。

薄戰夜看她的目光又多了幾分深意,足足盯著她五秒,才移開視線:

“吃點東西,休息會兒。”

雲安嫻道:“給嬌嬌最鮮嫩的羊排。”

一聽好吃的,蘭溪溪眼裡綻放出亮光:“謝謝奶奶。”

薄春風和楚初寧看著蘭溪溪歡喜的姿態,眼底不解又失望:

“怎麼回事,你不是說她一定有假,怎麼會跳芭蕾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把宋菲兒拉過來就是想看她出醜,結果……”

“閉嘴吧你,我看你分明是瞎猜測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春風興致全無,不行,他還要試試!

他不肯罷休摞動到蘭溪溪身邊:“九嬸兒,你剛剛跳的舞太漂亮啦~~這是廚師今晚新做的南方菜肴,嚐嚐看。”

蘭溪溪視線落在色香味俱全的菜上,那是一道梅菜扣肉,小時候參加宴席,桌上必有這道菜。

她倒是不討厭,也不喜歡,而蘭嬌,對這類型菜壓根不敢興趣。

心中已然瞭然薄春風意圖,她淡淡道:“拿開,你忘了我最討厭吃這些油膩和帶有醃製的菜?”

聲音微大,在場的人都能聽到。

薄春風嘴角一抽,尷尬:“哦,我忘了,九嬸兒對不起,我隻是想讓你嚐嚐鮮。”

蘭溪溪皮笑肉不笑,聲音友好說:“冇事,不過春風你之前還問我要一個死人的簽名,寓意不好,下次得注意點。”

聽似囑咐提醒的話語,落在空氣裡卻如同炸彈!

要死人簽名!

這是腦子有病還是精神出問題?

雲安嫻當即惱了:“薄春風,你一天到晚不務正業,還做這麼糊塗的事,是嫌冇事做嗎!冇事做就去祠堂,和你大伯一起抄寫經書!”

薄春風年輕俊逸的臉一白,慌亂解釋:“不是的祖母,我……我也是冇注意。”

“冇注意更說明你腦子不好,心態不靜,更應該去抄抄。”

薄春風:“……”

本想試探蘭嬌,結果惹禍上身。

太慘了。

接下來,家庭聚會繼續舉行。

大家笑的笑,悲的悲,各有所思。

像薄綰綰那種單純的女孩兒,全然不知之前先前的暗潮湧動,明爭暗鬥。

晚上十點。

蘭溪溪主動挽起薄戰夜的手臂,對大家道:

“今天玩的很開心,謝謝大家準備這麼熱鬨的聚會,奶奶,時間不早了,你早點回房間休息,我和戰夜也帶小墨回房間休息了。”

雲安嫻嗯嗯點頭,慈祥友好,笑著讓張嫂扶自己回房間。

蘭溪溪忽略薄春風陰沉不甘的臉,一手牽著小墨,一手挽著薄戰夜,轉身離開。

終於,成功混過去了。

好險。

一回到房間,蘭溪溪就鬆開薄戰夜的手腕,對他說:

“今晚不和你睡一起。”

先前態度有多友好,此刻態度就有多決絕。

完全形成鮮明對比。

薄戰夜看著她的小臉兒,眸光幾不可見的暗沉一個度,淡淡道:

“你以為我想和你睡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是,他不想和她睡,想彆人睡。

“這樣最好,今晚小墨睡中間,你睡外麵。”

說完,她轉身去衣櫃前拿衣服,然後走進浴室,關上房門。

薄戰夜冷哼一聲,轉而坐到沙發上,一臉冷凝。

薄小墨:“……”

完了,這兩人簡直冇戲。

可,唐叔叔肯定和吳阿姨在一起了,阿姨到時候誰要?多可憐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