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15章

-壓根不在意!

既然如此,他解釋什麼?

自作多情!

薄戰夜拿起檔案,直接下樓。

周身冷凝強盛的氣場,冰寒三尺。

蘭溪溪等他走後,黑白分明的眸子暗淡一個度,冇說什麼,牽著小墨去洗漱室。

薄小墨偷偷看了眼薄戰夜離開的高冷身影,小眉頭一揚。

哼,不是悶騷,傲嬌嘛,那他就換種計劃,看誰忍得久~~

早餐。

蘭溪溪給薄小墨做的麪條,本不想給薄戰夜做,但想到家裡眼多人雜,她還是做了一碗。

然後,掛起標準式微笑,溫柔端到他麵前:

“戰夜,這是我給你做的愛心麪條,要好好食用哦。”

聲音軟,笑容美,態度嬌,絕對的美色傾城,賢良溫柔。

但,薄戰夜不知為何,看到的隻有一個字:假。

笑的假,態度假,連眼神都假。

他心裡莫名不是滋味,掃她一眼,冷淡嗯一聲,拉過麪條,低頭優雅食用。

然後,整個人一僵!

這麵……又鹹又辣,麪條還軟,是放了多少鹽和辣!

“怎麼啦?不好吃嗎?”蘭溪溪眨巴著眼睛,一臉擔心詢問。

那無辜又明顯做作的樣子,分明是她故意的!

薄戰夜一眼洞悉她的心思,看著她如狐狸般狡黠靈動的身子,喉嚨一哽。

“咳,咳咳!”

差點冇被氣死!

蘭溪溪開心了,掃見一旁有人過來,快速微笑著說:“冇問題就好好吃喲,我先去收拾車裡,等你們過來。”

然後,快速跑掉。

薄戰夜氣的想將嘴裡的麪條吐出去,薄綰綰扶著雲安嫻走了過來。

“哇,九哥,九嫂又給你做吃的啦!”薄綰綰一臉羨慕誇讚的視線落在那碗麪上,流口水說:

“九哥你是不是還冇吃,讓給我吃好不好?”

說著,她就坐過去,想要拉麪條。

薄戰夜一哽,硬生生將嘴裡難吃的麪條吞進去。

若讓她們知道,蘭溪溪故意做這麼難吃的麪條整他,如何解釋?

他壓下口腔裡的鹹意,道:“拿開你的手,冇見我已經吃過了?下次再讓你九嫂做。”

薄綰綰委屈兮兮:“可惜我現在就想吃九嫂做的啦,聞著就好香。奶奶,你不知道,九嫂的廚藝越來越進步啦。”

雲安嫻道:“晚上回來讓嬌嬌給你們做點,現在我們坐這裡,看著小九吃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看著他吃!

也就是說這一整碗麪條,都得吃進去!

這一頓早餐,是薄戰夜吃過最難吃的早餐。

不僅如此,還要麵帶享受,不露情緒的吞下去!

該死!

短短的二十分鐘,是天大的折磨。

當薄戰夜離開家,到地下車庫的第一秒,他就衝到垃圾桶邊,全吐了出去。

“九爺,你怎麼了?”莫南西剛打開車門,見到那一幕,快速擔心衝上去:

“怎麼會吐?難道懷孕了嗎?呸,我是被嚇瘋了吧,女人纔會懷孕,九爺你冇事吧?”

聲音焦急,忐忑。

畢竟九爺若有什麼問題,遭罪的都是他們助理啊!

薄戰夜一個冷眼掃過去,握著胸口:

“呱躁!拿水過來!”

莫南西嚇得身子一抖,立即道:“是,九爺!”

他快速跑回車裡,拿了新礦泉水,以及熱水瓶。

做九爺的助理,就是要這麼懂得變通,準備充分。

蘭溪溪在車裡,看著薄戰夜高大的身姿站在垃圾桶前嘔吐不止,秀眉漸漸皺起。

昨晚他維護宋菲兒,之後回房間後又那麼說,今早還那麼冷,她一時氣不過,就加鹽加辣加加加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