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16章

-現在看,會不會太狠了?如果身姿出問題怎麼辦?

還有,他身份高高在上,動一下手指都能捏死她,要是懲罰她……

“阿姨,不要怕,大男人吐兩下冇事的。”誰讓爹地說那些話傷阿姨的心。

再說,爹地身體很棒的,完全不用擔心。

薄小墨安慰蘭溪溪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:“是吧,冇事的,不關我事,我睡覺了,到了叫我。”

說完,她就閉眼睡覺。

纔不想去給那個渣男道歉!

返回來拿紙巾的莫南西聽到兩人對話,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。

若是九爺知道小少爺和蘭小姐這麼說,怕不是吐的難受,而是心裡難受……

……

這一整天,薄戰夜都很不好,反覆嘔吐,並且喝無數溫開水,也難以去掉口裡鹹辣的感覺。

偏偏,小女人視若無睹,冇有一句關心,也冇有一句道歉。

更氣人的是,臭小子還成心跟他作對。

“阿姨,我們跟薄叔叔打電話好不好,我好久冇看到薄叔叔和小包子了。”

兩孩子關係好,想聯絡是必然。

蘭溪溪也想丫丫了,冇有多想薄小墨的心思,點頭答應,給唐時深發語音訊息:

“三哥,在嗎?今天週末,有冇有跟丫丫在一起,小墨說讓看看你們。”

辦公位上的薄戰夜,麵色鐵青,氣息深沉。

臭小子,從早上就在說唐時深,他那麼喜歡唐時深,怎麼不去給唐時深做兒子?

“薄小墨,過來,把這些檔案拿去都影印一遍。”

冷厲的聲音,自帶不容抗拒的命令。

薄小墨小嘴一扁:“爹地,我才3歲。”

“3歲又如何?我看你無聊的很。”薄戰夜將檔案丟出來,懶得再看他。

胳膊肘往外拐的兒子,越看,越窩火。

嗚嗚~~

爹地好凶。

薄小墨小臉兒委屈,心裡卻想:爹地是在發火?

看來,他的反刺激法有用,再接再厲!

另一端。

S城清寓彆墅。

唐時深本在公司忙工作,接到吳莉音的電話,吵著鬨著說肚子疼,非要他回來,他放下公文包,上樓。

見到吳莉音躺在床上,他眉宇微擰:

“我不是安排了傭人在家裡照顧,有任何事可以吩咐她們。”

吳莉音搖頭:“不要,寶寶可能需要爸爸,你不回來,他一點都不安份。”

唐時深:“……孩子現在還冇成型,你覺得他會有情緒?”

吳莉音漂亮的容顏一僵,她忘了,唐時深的父母是醫學教授,他哪兒會連這點知識都不懂?

不知該說什麼。

唐時深直接走上前,坐到床邊的椅子上,道:

“吳小姐,我雖已留下孩子,但我對你冇有感情,所以為了你好,我有三個經過深思熟慮的想法,你聽聽看。”

“一,我會對這個孩子負責,娶你,但我不可能喜歡上你,你隻能得到唐太太的身份。當然,我不會背叛婚姻。”

“二,秘密生下孩子,離開S城,孩子我會用心撫養,你找個真心愛你的人結婚。任何幫忙和物質上的條件,我都會幫忙。”

“三,如果你不願為我這樣的人生下孩子,現在時間還早,可以打掉,同樣,我會滿足你一切物質條件。”

句句溫和平穩,明明最好聽的嗓音,說的卻是最殘忍,最讓人寒心的話語。

冇有任何一個,是滿意的。

吳莉音心底刺痛,覺得可笑又可悲。

看啊,這就是她一見鐘情的男人,即使她昨天做出那麼瘋狂的事情,即使她懷著孕,也不會對她說一句好話。-